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第二章  

2010-11-24 09:2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送走最后一拔客人已经夜里十点多了,梦有为略觉有些疲惫,可是一看到沙发上坐着的新娘,梦有为就兴奋起来,随手闭了灯,抱起新娘就往卧室走。那女人吓了一跳,边挣扎边道:“你想干什么?”梦有为道:“你说我想干什么?”用力把女人扔到床上,便将身子压了下去。那女人边向旁推他边道:“我有话说,你先起来。”梦有为哪儿里肯听,喘着粗气道:“有啥话明天再说。”就来脱女人的衣服。女人力气小,衣服被脱了一半,就急了,用尽吃奶的劲儿把梦有为搡到一边道:“我真的有话说。”梦有为愣了愣,只好坐到床边问道:“啥事儿非得现在说?”女人坐起来,整理了整理衣服,十分平静地道:“我怀孕了。”梦有为以为自己听错了,怔了怔道:“你刚才说什么?”女人道:“我怀孕了。”梦有为如晴天霹雳,缓缓站起来自言自语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不不,你是骗我的,骗我的。” 女人道:“我没有骗你,是真的。你要接受不了,等我把孩子生下来,我会同意离婚的。”

梦有为彻底蒙了,甚至忘了自己刚才都做了些什么?说了些什么?回到客厅,便一屁股坐到沙发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的脑海中除了这五个字,几乎再也找不到别的什么了。半晌,才颤抖着摸起茶几上的香烟,一根接一根地吸着,直到吸完整盒香烟,直到满客厅烟雾弥漫。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被动地想到了吸烟。

突然,梦有为一跃而起,几步冲到卧室,想抓住女人问个究竟。到了门前,借着月光看到女人安静地躺在床上又站住了。心想:就是问出结果又能怎样呢?呆了一呆,又默默地退了回来。他突然感到自己耗尽无数心血装修的新家是那么的陌生,甚至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坐在这里?许久,不由一声长叹,穿了上衣。

 

夜,有如一曲长歌,在点点街灯的点缀之下显得益发昏暗了。只有街道两旁大小餐馆的霓虹灯和广告牌在默默地讲述着小城的辉煌。在小区对面有一家新疆人开的串店,在没事儿的时候,梦有为总喜欢约上三、五个好友来小店喝上几杯啤酒,不管是开心也罢,郁闷也罢。或许是习惯,或许是想一醉忘却烦恼,出了小区,便信步奔串店走来。刚到越过马路,还没等走上人行路,就听到身后有叫他。回头一看,见是两个骑自行车的人,其中一人依稀记得是他的初中同学一一苑小龙。算来两人已有近二十年没见面了。梦有为试着一叫,还真的是苑小龙。便一把抓住苑小龙的手,不论他怎么推辞,硬是把他拉进了串店。落座后才知道,另个人是苑小龙妻弟尤三。

梦有为心中烦闷,只想着借酒浇愁,也不问苑小龙这些年都干些啥,便左一杯,右一杯地豪饮起来。苑小龙又怎能看不出来,忙把住酒杯道:“有为,天晚了,我还要回去,就到此为止吧?”梦有为舌头都有些大了,连连摆手道:“小龙,你放手,放手。我没事儿。”苑小龙道:“你是不是有啥心事儿,要不对我说说,或许我能帮你。”梦有为笑道:“我爸爸是咱市政府的秘书长,他都帮不了我,你怎么帮我?”尤三不愿听了,冷笑道:“你没听说小鸡不撒尿,各有各的道儿吗?”梦有为道:“你啥意思?”苑小龙道:“尤三喝多了。你别听他胡咧咧。”尤三道:“我才没喝多呢。”梦有为酒醒一半道:“你说是谁?”苑小龙道:“咱市“四大四儿”。” 梦有为一头雾水道:“四大四儿?我咋没听说过?”苑小龙笑着打圆场道:“他们都是社会人儿,和你根本不是一个路上人。你又当兵走了七、八年,上哪儿知道他们呀?”梦有为半信半疑道:““四大四儿”真有这么大本事?”尤三道:“你真的连“四大四儿”都不知道?”梦有为摇了摇头。尤三卖足了关子,清了清嗓音道:““四大四儿”可是咱市了不起的四位人物,不论是黑白两道儿,士卒商贾,提起“四大四儿”没有不伸大拇指的。就是市委书记、市长对“四大四儿”也多少留点儿情面。官方能办的事儿,“四大四儿”几乎就能办,官方办不了的事儿,“四大四儿”几乎照样能办。咱市的经济几乎有一半控制在“四大四儿”手里。甄四儿主要搞房地产,只要近期盖的楼,只要是好地点的,好出手的,你可以挨个楼盘去问,几乎没有甄四儿不参与的。贾四儿主要干洗浴中心和娱乐城,里面吃喝嫖赌一条龙。曾有几个外地的社会人儿仗着财大气粗,上面有人儿罩着,来咱市和贾四儿争饭碗,被贾四儿软硬兼施,才短短的半年,就把那几位外地的社会人儿挤走了。赵四儿主要经营旅馆、酒楼。咱市只要是上的档次的旅馆、酒楼,就都有赵四儿参股,否则你就开了旅馆、酒楼也没人敢去门吃。蒙四儿几乎拢断了所有车市,只要在咱市,不管你是买车还是修车,谁也没办法想绕开他。”梦有为如听天书,半晌道:“你说的是真的?”尤三道:“我和他们一不沾亲,二不带故的,有必要替他们吹吗?”梦有为还想问,苑小龙推说太晚了,连忙拉起尤三就要告辞。梦有为的酒醒差不多了,也不再强留两人。当下结了帐,和苑小龙相互留了联系方式,摇摇摆摆地走出串店。苑小龙想送他回家,梦有为一指西雅寓小区道:“我家就在前面,还用送?”苑小龙这才和尤三骑上车走了。望着两人的背影一阵苦笑,又望了眼西雅寓小区暗想:这儿里还有我的家吗?轻轻地摇了摇头,又是一阵苦笑,招手打了个“的士”,直奔市劳动局驶去。

 

苑小龙回到家时,院子里已是漆黑一片,心中便打起鼓来,知道老婆生气了。小心翼翼地打开院门,轻手轻脚地将自行车靠在墙边,蹑足走进卧室。还没摸到坑,灯便亮了,女人一骨碌身坐起来,大声质问道:“你还知道回来?你心里还有没有这个家了?”苑小龙忙赔笑道:“回来路上遇到了位初中同学,在一块儿喝了几瓶啤酒。不过我可没花钱,不信你问问尤三,我们在一块儿喝的。”女人啐了口道:“就你那几个半同学,一个比一个土鳖,谁能舍得花钱请你?”苑小龙道:“你也太小瞧我了,我这位同学是咱市劳动局的办公室主任,他爸是市政府秘书长。”女人骂道:“你们苑家祖坟啥时烧的高香,冒的青烟?你能有这么个好同学?”苑小龙道:“我是让你给瞧扁了。但是这次还真是我家祖坟烧高香冒青烟了。不信你问问尤三呀。”女人还是半信半疑道:“我怎么从没有听你说过?”苑小龙一边脱衣上坑一边道:“他有啥好说的。”女人笑了,像一朵盛开的花儿,一把搂住苑小龙。苑小龙顺手闭了灯,两人便在坑上翻云覆雨起来。直搞得力尽筋疲,苑小龙才在女人身上下来,闭眼刚要入睡,女人却打开灯道:“小龙,你真有个这么有权势的同学?”苑小龙道:“真的。”女人道:“他姓啥?叫啥?”苑小龙道:“姓梦,叫梦有为。”伸手将灯关闭,女人又打开道:“人家跟你说话呢?”苑小龙道:“你明天没啥事儿,我明天还要早早去市场呢?有啥话不能明天再说?”女人撒娇地道:“我就要现在跟你说。”苑小龙知道女人品性,再找不出比她势利的了,就笑道:“瞧你势利的。实话对你说,我们俩儿十多年没见面了,上学时关系也不好,没啥戏。”女人不以为然道:“话儿不能这么说,只要他认你是他的同学,就有办法。”苑小龙道:“人家是政府官员,我一个做小买卖的,差着十万八千里呢,他就是有心帮我也没处着手。”女人用手重重戳了苑小龙的头一下道:“瞧你这点儿出息。你就做你的一辈子小买卖去吧。”赌气把头扭向一边。苑小龙知道女人是极有心计的,连忙赔笑脸搬过女人道:“啥事儿呀,也值得你生气?我不睡了,你想知道啥?我现在告诉你行了吧?”女人笑了道:“这还差不多。”就详细问了梦有为的情况。苑小龙知道的也十分有限,就把今天见面的事儿详细地讲了遍。女人道:“你就记得这么点儿事儿?”苑小龙道:“我早说过,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没戏。”女人眼珠一转道:“谁说没戏?直接求不到他,咱不会间接求。明天中午咱准备一桌酒席,请你同学来做客。顺便再把你高中同学胡非也请来。”苑小龙道:“你快拉倒吧。你又不是不知道,胡非现在可甄四儿面前的第一头红人儿,见我一向不理不睬的,我哪儿请的动他。”女人道:“你放心,不但胡非能来,连甄四儿都也肯定来。只要咱们结识甄四儿这个财神爷,还愁挣不钱?”见苑小龙还不明白,就又重重地戳了他一下道:“瞧你那傻样儿。咱就这么请,胡非、甄四儿当然不会来了。但现在是你请客,市政府秘书长的公子哥儿在座,你的脸面儿也就变成市政府秘书长的公子哥儿脸面儿了,胡非、甄四儿找机会巴结还巴结不上呢,你说他可能不来吗?”苑小龙明白了些,但还不全明白,又问道:“那梦有为要不来呢?”女人道:“你怎么忘了,这头你又变成甄四儿的脸面儿了。”

 

苑小龙半信半疑,第二天一早便迟迟疑疑地先拔通了梦有为的手机。不想还真让女人说着了,开始梦有为还想推托,后来一听说有甄四儿,便一口答应下来。再给胡非打电话时,苑小龙心中就有底多了。当下兴致勃勃地去市场买回酒菜,还没来的及坐下喘一口气,梦有为的电话就来了,说他打的已到小区了。苑小龙就有点儿慌乱。女人道:“瞧你这点儿出息吧?就是梦秘书长亲自来了又能咋样儿?”苑小龙道:“不是菜还没摘吗?一会儿甄四儿再来了,你一个人儿哪儿忙的过来?”女人道:“那你还不赶快打电话让三儿过来帮忙?”苑小龙一醍,忙一边给尤三打电话,一边急三火四跑出来迎接。

梦有为还没到,尤三先到了,便到厨房帮着女人摘菜。女人就凭感觉认为苑小龙回来了。来不及洗手,握着一把芹菜便迎了出来,还没看见人影儿,先把笑声送了出去,道:“是小龙的老同学来了吗?快屋里坐。”

果然声音还没落地,梦有为和苑小龙就走进院来。梦有为道:“这位就是嫂子吧?”就向女人伸出手来。女人忙晃着手中芹菜道:“我手上怪脏的,就别握手了。”一股浓郁刺鼻的异香扑面而来,薰得梦有为头都有点儿大了。便赶紧走进屋去。路过厨房,看到尤三也只是简单地打了个招呼。

梦有为和苑小龙已经十几年没见面了,彼此之间脾气秉性都不熟悉,坐在一块儿哪儿有那么多话可说的?苑小龙就忙着沏茶,茶还没沏好,胡非电话打了进来,说是甄四儿到了。苑小龙一听,忙起身去接,梦有为也想早点儿见识见识这位大名鼎鼎的甄四儿,便也跟着接了出去。出了院门,果见门前停了一辆“大奔”,坐在前面开车正是胡非。苑小龙料想副架驶坐着的便是甄四儿,忙走过去一手开车门,一手遮在车门顶上。甄四儿一脸和气,下车就抢先伸出手来。苑小龙赶紧双手迎住。这时胡非才开门下车,替苑小龙做了引见。这人还真的就是甄四儿。梦有为暗暗称奇,就想:看甄四儿模样,也不像是尤三说的那种人呀?

正这时,“大奔”后排又下来三人。一个是省监狱副大队长吴之法,一个是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监厅审判员毛四利,一个是市公安局刑侦科副科长鲍俞。介绍完毕,握手寒暄,梦有为对甄四儿有点儿瓜木相看了。从甄四儿带来几个朋友的身份看,就知道这甄四儿确实有点儿不一般了。

一行进院,又是女人接出来。甄四儿一眼就被女人迷住了。看女人说不尽的风骚,眉目之间,写不尽的风流,一步三摇走过来笑道:“哥儿几个都来了。快进屋喝茶。”甄四儿忙伸过手来道:“这就是嫂子吧?”女人忙躲闪道:“我手上脏。”甄四儿早就一把握住了,但觉女人小手滑腻柔软,心早酥了,痴痴望着女人不敢松开。女人手都被他握痛了,用力一挣,挣脱出来,笑道:“四儿哥,是第一到我家吧?别跟哥儿几个站在外面呀!”甄四儿脸就红了,哈哈大笑道:“没事儿,我们又不是外人。都没说的。”

说说笑笑进了屋,喝了一回茶水,菜就陆续做好了。尤三摆上餐桌,女人边上菜边道:“快上桌边喝边聊吧?”甄四儿道:“嫂子别忙了,也一块儿上来喝几杯?”女人道:“你们喝你们的,不用管我。还有几个菜就完活儿了。你们哥儿几个都悠着点儿喝,一会儿我可是要敬你们酒的,谁不喝也不行。” 大伙儿就笑着道:“放心吧,我们一定喝。”甄四儿就起身让梦有为坐正位。梦有为不肯,就回让甄四儿。吴之法、毛四利、鲍俞就说道:“四哥儿在,谁敢坐正位?四哥儿就别客气了。”甄四儿就不客气地坐了正位。苑小龙忙拿出两瓶地产精装白酒。甄四儿笑道:“这酒哪儿能喝。胡非,去后背箱捧箱酒来。”胡非应声出去了,不一会儿捧来一箱茅台。苑小龙脸就红了,拿着两瓶地产酒放下不是,收起来也不是。胡非起开两瓶,苑小龙忙抢过来给在座的满上了。

喝了一回,尤三端菜上桌,大伙儿就说:“菜够吃了,快别忙了。坐下喝杯酒歇一歇。” 尤三真的坐下道:“还有最后一道菜,姐让哥儿几个慢慢喝。”甄四儿道:“这就吃不了,咋还有一道菜?”借引子站起来便去了厨房。女人正在忙着炒菜,甄四儿故意凑过去摸了一把女人的屁股。女人吓了一跳,回头看是甄四儿,就笑说:“我这就完了,你去喝吧。”甄四儿见她不恼,胆子便大了,回身见没人跟出来,就往女人胸脯上摸了一把道:“没有你我们哪儿喝的下?”女人推他一把,笑道:“快去喝吧,我忙完了就过去。”甄四儿立刻飘飘然了,在女人腚勾上摸了一把,才美滋滋地回去了。

女人是最后一个上桌的,一上桌就端起满满一杯酒说道:“难得你们哥儿几个聚在我家。我和小龙也不会说啥,就简单地准备了点儿薄酒素菜,希望你们哥儿几个能吃好喝好。哥儿几个也知道门了,如果哥儿几个瞧得起我和小龙,今后路过我家就进来坐坐,哪儿怕喝口凉水呢?行了,我也不多说没用的了。哥儿几个既然到了我家,我和小龙就是主人,我就代表小龙敬各位一杯,我先干为敬。”说着就要喝。苑小龙吓了一跳,那杯酒足有三两,怕女人喝多了失态,忙站起来道:“你说话,我喝酒。”甄四儿笑道:“那可不行,咱们谁说话谁喝酒。别人谁替喝多少也是白喝。”胡非道:“四哥儿说的对,喝酒就得有喝酒的规矩。嫂子要找人替喝,这酒我就不喝了。”梦有为几个也跟着起哄。女人笑道:“亏了你们几个还是爷们儿呢?这点儿小事儿也值得跟我一个女人叫真儿?”甄四儿道:“这你就不知道了,任何地方都得让着女士,唯独喝酒时必需一事同人。”女人爽快地道:“行,听四哥儿的。这酒我喝。” 扬起酒杯一饮而尽。甄四儿带头叫好。也就都没别的说的了,女人敬到谁,谁就一饮而尽。经女人这一提议,大伙儿酒幸都上来了,你敬我一杯,我敬你一盏,喝个不亦乐乎。一箱茅台很快就见底了。甄四儿便又叫胡非捧来一箱五粮液。

女人半斤酒下肚,也有点儿高了,借酒遮脸道:“难得你们哥儿几个喝的这么投机,依我你们哥儿几个不如结个异姓兄弟,以后谁家要是有个大事儿小情的,也多个自家兄弟不是?”大伙儿就不吭声了,酒劲儿也醒了一半,各自想各自心事儿,场面立刻冷了下来。女人便醉眼迷离地去瞟甄四儿。甄四儿被女人瞟得心慌意乱起来,刹时只觉心血来潮,便站起来道:“嫂子这话说得太好了。不瞒各位,我早就有此心。只是不知道各位能不能给我这个面子?今天嫂子把话说开了,我是啥意见也没有。”胡非连忙站起来响应。苑小龙和尤三自然是求之不得了。吴之法、毛四利、鲍俞暗自寻思,能和四哥儿,和梦秘书长的公子哥儿拜把子也不失身份。便也随声应和了。梦有为本不想答应,但见大伙儿都答应了,所有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就觉难为情了,忙道:“我没意见。”甄四儿笑道:“既然哥儿几个都没意见,这事儿就这么定下来了。找个好日子,我再安排个场子,就把这事儿办了。”女人冰雪聪明,早看出这里面的事儿来,怕夜长梦多出现变故,便笑道:“这又不是结婚办喜事儿,还找什么黄道吉日?要我说那天结拜那天好。今天有酒有菜,我再去食杂店买上几根香,再写上刘关张的牌位,不就成了。”甄四儿一拍大腿道:“我就喜欢爽快的人,今儿就这么定了。”

当下毛四利写了刘关张的牌位,女人买来香,点燃了三柱,梦有为、甄四儿八人就在刘关张的牌位前磕头结拜成异姓兄弟。甄四儿便推梦有为做八弟兄的老大。梦有为坚决推辞。胡非便道:“有四哥儿坐在这儿,谁还敢做大哥?”甄四儿道:“你净瞎扯,之法、四利、鲍俞哪儿个做不了大哥?”吴之法道:“四哥儿,你这是众望所归,就别客气了?”毛四利、鲍俞也道:“就是。谁见到你不称一句“四哥儿”?这大哥非你做不可。”甄四儿笑道:“也好,既然哥儿几个瞧的起我,我也就不客气了。”二哥便在甄四儿提议下,让梦有为做了。然后吴之法、鲍俞、毛四利做了老三、老四和老五,老六、老七、老八便落到胡非、苑小龙、尤三三人的头上。

结拜毕,重回桌上再喝。这回都彻底放开了,唯恐自己比别人少喝了,都往自己杯里抢酒。女人便又趁热打铁道:“再好的朋友也得常见面,时间长了不见面,也难免会生分了。哥儿几个是不是还得有个堂会?定下来一个月见回面儿,聚几回餐。这样一来显得哥儿几个亲热,二来也避免久了不见面生分。”甄四儿连连点头道:“还是嫂子想得周到。”女人笑道:“你和小龙是结拜干兄弟,小龙是你弟,你怎么还管我叫嫂子?罚你一杯。”甄四儿打了自己一个嘴巴道:“再让你胡说,再让你胡说。”大伙儿就都笑了。甄四儿道:“我既然是大哥,就得站出来说几句话。以后咱哥儿几个一个月咋也得一人请一回。多请不限,小范围聚也不限。我是大哥,结拜后第一次堂会就由我请。咱去帝豪大酒家咋样?哥儿几个都可以带家属。”女人道:“要我说你们哥儿几个的第一顿饭都不该去饭店,应该在家里。你们哥儿几个咋也得互相知道彼此家大门朝哪儿开呀!”甄四儿道:“弟妹说的是。就明天中午,哥儿几个都到我家认认门。”

  评论这张
 
阅读(91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