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第九章  

2010-11-24 09:28: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晃儿便到了金秋时节。市区内到处都是枯枝败叶,使环卫工们的辛勤劳作打了许多折扣,便左一堆右一堆地无序地堆积在马路的两旁。一阵阵秋风袭来,已使早晚之间平添了几许凉意。尤其近几天秋雨缠绵难绝,时下时注,更使无数过往行人来去匆匆,眉宇之间也多了几许悲秋之色。

此时,文化路工地主体工程已经基本结束,剩下的工程就等到明年开春再动工了。忙了一个夏天,梦有为也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就想许久没见到父母了,准备休一下午。还没等和胡非打个招呼,甄四儿便满脸凝重地跑来了。

还没上秋,甄四儿便四处求人给甄彦罗跑减刑,跑了足有小半年,钱没少花,也没见立竿见影。心火窝着一直难消,便想和朋友玩了几把散散心,谁知心不顺,赌场更不顺,不论是玩麻将还是玩斗地主,玩一回输一回,输了足足有十好几万。窝在心口的这股心火便更加茂盛了。十几万对甄四儿虽说不算什么?毕竟也不是个小数目,便不想再玩了,也不知何故?就想到了梦有为和胡非。

胡非抽出一棵烟,点燃递给甄四儿道:“四哥儿,咋的有啥心事儿啊?”甄四儿长叹口气道:“还不是老五那点儿破事儿?烦死人了。”梦有为道:“人找的不是都挺接洽的吗?”甄四儿道:“别他妈的提了。公检法的人都他妈的是白眼狼,你就是把心掏出来送给他也交不住,我这辈子算他妈的记住了,以后就是交要饭的也不交他们了。”胡非道:“咋地四哥儿?老三、老五他们连你的面子也不给?我他妈的废了他们。”甄四儿道:“你就知道打打杀杀的。”胡非道:“这口气四哥儿就咽下了?”甄四儿道:“人家又没说不管。老六,你这脾气以后得改改了。否则你早晚得吃亏。”梦有为道:“四哥儿,没再找找别人?”甄四儿道:“办事儿最忌乱找人,多找人了。事儿办到现在,谁也不能找了,就看老五有没有那个命了。”胡非道:“四哥儿,事儿办得这么不顺,是不是碍着什么说法了?”甄四儿笑道:“你啥时她信这些了?”梦有为道:“四哥儿,老六说的也道理。这方面的事儿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不如找个人看看,反正看不好也看不坏,最多花个几百块儿小钱。”甄四儿想想道:“花几个小钱儿倒没啥,只是我也不知道哪儿有看邪事儿呀?”胡非道:“四哥儿,我听说在城西村有个看邪事儿的老白头儿,算的特别准,据说连市委班子也去看事儿。”甄四儿笑道:“市委班子去看事儿谁看见了?既便是想找他看事儿,也会派辆车去接,哪儿就传的沸沸扬扬的?一听就是故弄玄虚。”胡非道:“四哥儿你还不信,老白头儿是仙家,家中供养着数十位大仙,看事儿只能在家里,离开家就不灵了。”梦有为道:“我好像也听说有这么位老白头儿,市委班子去没去我不知道,我们钱局可是挺信他的。据说钱局之所以能接劳动局老大,这位老白头儿也没少帮着使劲儿。”甄四儿笑道:“既然这样,那咱们就去见识见识这位老白头儿。”

当下胡非开车,直奔城西村。才走一半儿路程,梦有为的手机响了,一看号码,十分熟悉,一时却蒙住了,怎么也想不起是谁的电话。接起电话就道:“你好,请问是哪儿位?”电话那边竟传来母亲任娴的声音道:“你好?够客气的,接自己家电话也用说你好吗?你一天到晚都在外面瞎忙什么呢?连自己家电话也忘了。”梦有为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家的电话号码,忙陪笑道:“妈,对不起,对不起,我光忙事儿了,没来的及看来电。您怎么到我家去了?”任娴道:“你才结婚几天?就和我生分了?就开始分你家我家了?我就连你家也去不得了?”梦有为听得话头不对,却不知母亲为何生这么大的气,就陪着小心道:“我不是这意思。我是说你来之前咋不事先给我打一个电话?我好准备一下。”任娴道:“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妈,我真是受宠若惊啊?”梦有为越听越觉得刺耳,还没开口解释,就听那边换了声音,父亲竟然也在?就听梦秘书长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有家的人了?你知不知道自己的老婆怀有身孕?他可是咱们老梦家的骨血。你老婆都快临产了,你这个做丈夫的,既将成为孩子父亲的人却仍然在外面鬼混。我真为你感到羞耻。连我和你妈都赶来了,而你居然把自己的电话号码也忘了。”梦有为一愣,这才想起自己已经七个多月没回家了,几乎已经忘了那个令他感伤的家了。不想女人已要临产,父母不知怎么得到信的?梦家数辈单传,也难怪父母火气会那么大?心中且酸且疼,但有些话又无法对父母说,强忍半晌道:“爸,我没想到会这么早。送她到市医院吧,我忙完了马上过去。”不等梦秘书长说话,便收线了。

甄四儿和梦有为同坐后排,隐隐约约听了一些,忙对胡非道:“老七,赶快去市医院。”梦有为道:“也没啥大事儿,城西村回来再去也一样的。”甄四儿道:“老二,这就是你不对了,弟妹快临产了,你哪儿能不在跟前呢?难怪老爷子、老太太生你的气。”胡非笑道:“二嫂要生了,这可是好事儿啊。二哥,你可得请客。” 说着便要挑头往回开。”梦有为身子贴到前面椅子上,把住方向盘道:“老六,你不知道四哥儿闹心吗?我这又没啥大事儿,还是先去城西村吧。”胡非有点儿犹豫,便回头看甄四儿。甄四儿还没说话,梦有为手机又响了。梦有为看了一眼,见还是家中号码,索性不接了,任手机连铃声鸣叫个不停。甄四儿就知梦有为有难言之隐,不方便明说,便冲胡非点了下头。

 

老白头儿其实才五十多岁,长得也不老相,瘦小如一只活猴,年轻时就不爱上班,一直在家泡病号。突然有一天,老白头儿说玉皇大帝托梦给他,传他一本仙书,第二天便上街请回玉皇大帝、李老君、托塔天王、二郎神、如来释迦、观世音、活佛济公、关武圣等十余尊仙佛,供上香案便开始了行医占卜生涯。也不知怎么?便闯出了若大的声名,越传越广,越传越神,就逐渐走了形,有人说他鹤发童颜,德高望重,有人说他道骨仙风,长臂过膝,双轮垂肩,更有人竟说他其实已经一百多岁了,只因有仙家暗中保佑,才依旧显得不及六旬,传到后来,恐怕已经没有知道到底哪儿一句是真哪儿一句是假了?但也有不以为然的,尤其是同行,便说有仙体的人,要么是佛家,要么是仙家,哪儿有他这样不仙不佛的?老白头儿听罢连声冷笑说自古仙佛一家。说这话的人一听就是外行。依旧我行我素,没几日,连齐天大圣也给请了回来。

到了城西村,一打听老白头儿全村没有不知道的。但见不远处有一座两层小白楼,楼上有一面镜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耀眼的亮光,果然透着几许邪气。刚一开门,还没等走进去,便传来一股刺鼻的气味。待进得房内,四下香烟渺渺,雾气逼人,正中摆放着玉皇大帝、李老君等众仙佛神位,神位前摆放三个香炉,每个香炉内都燃着三根香,每个香炉下还压着几张十元的人民币。老白头儿盘腿坐在一旁闭目养神,也不知是仙佛神位在受香火之气,还是他老白头儿在受香火之气。

老白头儿听到有人进来,仅仅挑了挑眼皮。胡非忙走过来道:“我们是来看事儿的。”老白头儿点了点头,仍是不发一言。胡非虽是火爆脾气,也没敢发作。又重复说了一遍,老白头儿才睁开眼睛道:“你们是头一回看仙家吧?往香案上上点儿香火钱,多少都行,什么也不用说,老仙家就来了。如果老仙家说的对,你再提问。”胡非没听明白,迟疑半晌,从兜里掏出一百元钱,小心走到香案前,把钱压在香炉下。老白头儿还从见过出手这么大方的主儿,顿时喜上眉梢,请三人落座,摇头晃脑念了一通才道:“这位先生福旺命旺,一生主有贵人相帮,七分财满八分命运,一生都不会有太大起伏的。不知道还有啥不顺心的?”胡非道:“你是给我看呐?错了,错了,我是陪四哥儿来的,不是来看事儿的。”老白头儿不悦道:“你们怎么啥也不懂?这事儿哪儿有替人出钱的?”

甄四儿笑了,也不和他计较,走过去也压了一百元钱。

老白头儿又摇头晃脑地念了一通道:“这位先生头顶三花,足踏浮云,一看便知必是与我仙佛有缘之人。按先生之命相,应该一世顺风顺水,逢灾遇贵人,见水起浮桥,主大富大贵之命。要财财满,要官官通。只可惜先生入错了行啊。正所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所以先生才会有今日难字临头。”甄四儿笑道:“那你看我该入哪儿行呢?”老白头儿道:“天机不可泄露。”甄四儿道:“那你看我这事儿何时才能办成?”老白头儿道:“先生本来应该处处遇贵人的。在这件事儿上贵人也不少。只是因为先生入错了行,今年又恰逢白虎星挡道,所以才阻了先生的吉运。使贵人处处为难,不好使力。但先生乃大富大贵之命。要财财满,要官官通。很快就会青龙出潭,压倒白虎。不日就可以见分晓了。不过白虎悬顶,压运三年,先生的命虽好,恐怕也难化解。最好先生暂避一年,不办任何事情。有事也尽量拖到明年再办,或者尽量让别人去办,等过了今年就好了。如果先生有非自己办不可的事儿,最好找人破一破。”甄四儿道:“破一破?怎么破?”老白头儿道:“很简单,找个懂阳的,用烧纸扎一只青龙,扎只一白虎,按六兽方位摆放,念道咒语,燃了白虎便行了。”甄四儿便不信了,知道先生要开始骗钱了,也有心逗他一逗,便笑道:“既然我们来找你了,你就替破破吧?”果然老白头儿就提到钱上道:“仙佛只给别人指点迷津,不替人破事儿的。替人破事儿是术士的事儿。不过我念在你与我仙佛有缘,就破例为你破一破。但仙佛不能白破,你得象征地掏点儿香火钱。”甄四儿道:“多少钱?”老白头儿道:“扎青龙白虎得五百元,香火钱没多没少,仙佛也不挑,先生看着给就行了。”甄四儿笑道:“这么多?打个对折,二百五吧?”老白头儿笑道:“这又不是上百货商场买东西,哪儿有讲价的?”胡非道:“是啊,四哥儿,哪儿有到这儿讲价的?也没几个钱,咱哥们儿图个省心,让他破算了。”甄四儿本想多逗几句,胡非这么一说,他到没词儿了,便瞪了胡非一眼道:“老二,你要不要看看?”

胡非道:“二哥,别白来一趟,看看吧。

梦有为一笑,便也走过去也压了一百元钱。

老白头儿道:“这位先生乃玉皇大帝御前侍卫,只因有一世人间富贵才来到凡间。因此先生命中什么都有,任何事情都不用亲自劳作,只需坐享其成便可。但我观先生今年不知为何开始奔波劳累,这反倒是害了先生。”梦有为道:“我还头一次听到有这命的?”老白头儿道:“仙佛无戏言。先生如果听我言,从今往后切记切记,凡事不可多操劳,顺乎自然福自来。我若没说错,先生今年办了几件大事,此乃逆天而行。天虽无言,但件件事事都历历在案,决无丝毫差错,早早晚晚都会找到头上的。先生如不找个阴阳先生破一破的话,年底恐有无妄之灾。”

甄四儿笑道:“我兄弟是不是也得扎一青龙,扎一白虎啊?”老白头儿道:“对呀。”甄四儿道:“不是所有来看的人都得扎只一青龙,扎只一白虎吧?”老白头儿道:“每个人的情况不同,所经的事儿也不同。有的人需要破除灾祸,有的人不需要。需要的不破即是骗人,不需要的硬破也是骗人。”甄四儿道:“破不好瞎破是不是骗人呢?”老白头儿变色道:“我没有请几位先生来看,几位相信先生如不相信,就请不必问了。”

甄四儿笑了,大步走到香案前,轻轻捏起刚压在香炉上的三百元钱,放在嘴边吹了吹道:“咱们走。”慌得胡非急忙上前拦道:“四哥儿,四哥儿,这儿钱动不得。”老白头儿气得浑身直哆嗦,指着甄四儿道:“无法无天,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连仙佛的香火钱你也敢拿,你就不怕遭到报应吗?”甄四儿推开胡非道:“你躲开。”回身手指老白头儿道:“怕我就不动了。你知道我是谁吗?告诉你,记住了,我他妈的就是甄四儿。仙佛想报应让他们来找我,我他妈的在家等着。你他妈的知道我办的什么事儿呀?你就让我别办了。我告诉你,我他妈的还就不信邪了,这事儿还非办成不可了。”

梦有为也忙过来解劝道:“四哥儿,四哥儿,这事儿信则有,不信则无,何必和他一般见识?”胡非借机把甄四儿拉了出去。回头再看老白头儿,也不哆嗦了,也不敢再讲什么仙佛报应了。

  评论这张
 
阅读(8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