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第十二章  

2010-11-24 09:31: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甄四儿是亲自开车去省城吴之法把接回来的。到了市区,先洗了个澡,当晚便在帝豪大酒家为吴之法接风洗尘。吴之法简直有点儿受宠若惊,连想都没想,甄四儿一提是不是把监狱长也请来,便立刻拔通了监狱长的手机。毛四利和甄四儿、吴之法是把兄弟,甄四儿设宴给吴之法接风洗尘,毛四利到场是顺理成章的。毛四利便又给庄雅文打了个电话。庄雅文听说有监狱长,也便一口应了下来。

酒过三巡,甄四儿便端起酒来敬监狱长,并再三向监狱长表示感谢。监狱长就愣了道:“咱俩儿好像是第一次见面吧?”吴之法笑道:“是这么回事儿,四哥儿的弟弟甄彦罗不是在咱那儿服役吗?”监狱长恍然大悟道:“你天天挂在嘴边的四哥儿就是这位老弟呀?老弟呀,这你就太客气了。我们也没做啥吗?甄彦罗安心服役,表现一直不错,我早就知道了。其实我们早就该给他记功了。你不怪我们工作上失误就不错了。”甄四儿笑道:“不管咋说我弟弟都是的您教诲下有的进步啊?”吴之法道:“四哥儿你这话算说到点子上去了。我们监狱长改造牢改犯工作方法老厉害了。不是我替我们监狱长吹,我们监狱长改造牢改犯工作方法在咱全省乃至全国也是上数的,每年立功获减刑的都在前几名。”监狱长笑道:“那有啥用?我不还得在青山窝着?对了老弟,你弟弟的事儿办的咋样了?”看一眼庄雅文道:“不是一步到位回家了吧?”甄四儿道:“您就别提了,我弟弟的案卷直到今天还没到法院呢?”监狱长一愣道:“这是咋回事儿?”吴之法道:“是这么回事儿,到目前为止,就甄彦罗一个人符合减刑,所以一直没送过去。”

庄雅文笑道:“其实也就是走走形式,我们派人去取也一样。只是以前没这先例。”监狱长笑道:“我说的么?其实我们送,你们取目的都是一样的,本来没必要分那么清楚吗?”庄雅文道:“谁说不是了。”甄四儿借机端起一杯酒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这杯酒我干了。”

 

甄四儿怕夜长梦多,也怕再出差错,第二天一早便去了青山。走时硬是把毛四利一块儿拉去了。毛四利道:“四哥儿,你这不是害我吗?我们老大一翻脸,我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甄四儿道:“你跟四哥儿也不是办一回事儿了,四哥儿啥时害过你?你放心,到那儿我把老三拉来,你们互相给个面子,就算成全四哥儿我了。”

下午回来的时候,甄四儿真就把吴之法硬拉到市里,眼见立了案,甄四儿总算长出了一口气。高兴之余,甄四儿少不得把兄弟们找来又安排了一桌。席间,甄四儿道:“老五,案子已经到法院了,这回可看你的了。”毛四利道:“四哥儿,你咋又糊涂了呢?我们老大说把案子给我就一定给我呀?哪儿有那么简单的事儿?”甄四儿道:“这可是庄雅文亲口对我说的。”毛四利道:“别说是亲口说的,就是你亲眼看到他把案子拿到我办公室,只要没有交给我,就还有变数。最好你明早去一趟,也不用多说话,他就明白咋回事儿了。”

 

翌日,甄四儿早早来到法院,在门口正巧遇上庄雅文,两人便说说笑笑进了办公室。落座后庄雅文问道:“案子过来了吗?”甄四儿道:“昨天下午过来的。”庄雅文道:“连时间你都知道。”甄四儿道:“我陪青山监狱的人来的,还能不知道?”庄雅文笑道:“还是你办事儿有力度啊。”甄四儿道:“我有啥力度,也就是在社会上交了几个好哥们儿。庄叔,这回可全靠你了。”庄雅文道:“到我这你就放心吧,咋快咋好咱就咋办。案子我看就交给四利吧,你们熟悉,也好办事儿。你这案子我们也破例了。”甄四儿道:“我心里有数,等我家老五出来,我再好好谢你。”

离开法院,甄四儿便给毛四利挂了个电话。毛四利笑道:“你也太心急了。案子哪儿能这么快就到我手。你放心吧四哥儿,只要到我手,我就打电话通知你。” 甄四儿想想也笑了。

果然到了下午,毛四利打来电话说案子已经到他手上了。甄四儿道:“这我就放心了。今晚出来聚聚?”毛四利道:“咱哥们儿还用吗?再说案子已经到我手了,就是你不急我也得急呀,我咋也得熟悉熟悉案卷,今晚就免了吧,等你家老五出来那天,咱哥们儿再好好地喝。”说的甄四儿心里热乎乎的。

 

一晃儿,案卷在毛四利手中已经半个多月了。甄四儿几乎每隔一天都给毛四利打一次电话,毛四利总是说需要研究一下案卷,请吃饭也不出来,甄四儿就有点儿急了,跑到法院,掏出一万块钱往桌上一摔道:“老五,别嫌少。”毛四利反到变脸道:“四哥儿,你啥意思?你啥意思?你是不是说我毛四利不够朋友。你这不是骂我吗?这要传出去,我毛四利还咋在社会上混?以后谁还敢交我毛四利?”说的甄四儿上不去下不来的,收了钱半晌说不出话来。沉默许久道:“老五哇,你自己说案子到你手里已经多长时间了?总共就那么几页,我一打电话你说要研究一下案卷,一打电话你说要研究一下案卷,你让四哥儿我咋想?我电话多了没打,十个八个有吧?”毛四利笑道:“四哥儿呀四哥儿,你让我说啥好呢?你以为中院是你兄弟家开的呀?实话告诉你吧,案卷我早就看完了。我就是怕你心急,所以才这么说的。法律程序得一步步走,不是你想咋办就咋办的。你就拿这个案子来说吧,案子在我这儿没错,我是主审法官,但厅里还给我配了一名助理审判员和一名书记员。我看完案卷了,助理审判官和书记员也得看完吧?看完案卷,我们还得去监狱提审一下吧?就是做样子也得把这些法律程序走完吧?回来后我们还得根据法律条文研究一下吧?研究完了还得整理一下上报领导审批吧?审批完了才能最后形成法律文件呢。这些法律程序不走完,你着急又有啥用?”甄四儿道:“你知道我不差钱,就想快点儿让我家老五出来。你说咋打点他俩儿吧?”毛四利道:“你咋还听不明白呢?这个案子的审判长是我,他们俩儿协助我工作的。这个案子由我说了算。现在只是办案时间长短的问题。你搭理他们干啥?你有钱没地方花了?”甄四儿道:“多花点儿少花点儿我不在乎,我就想快点儿让我家老五出来。”毛四利道:“你的心情我理解,我也知道四哥儿不差钱,但有钱也不能胡花乱花啊?该花的钱必需得花,就象我们老大,这钱你肯定省不下,不该花的钱一分也不能花。首先我就在这儿替你把关了。其实案子办的慢一点儿也不一定是坏事儿,好事多磨吗?”甄四儿听出门道了,暗骂毛四利滑头,却也无可奈何,谁让案子掐在人家手里了?便道:“反正案子在你手里,你自己看着办吧?四哥儿有点儿闹心,陪四哥儿出去走走。”毛四利笑道:“我现在上班呢,哪儿能说走就走呢?”甄四儿道:“我还不知道你在上班?和四哥儿出去一趟能不能把你开家去吧?”毛四利道:“那哪儿能呢?”甄四儿道:“就算能把你开家去,四哥儿今天闹心,就想让你,陪着出去走走,豁出这工作不要了行不行?”毛四利笑道:“四哥儿都这么说了,当老弟的还能说啥?”

 

出法院不远就是华联商厦,甄四儿拉着毛四利便进了华联商厦。毛四利笑道:“华联商厦有啥逛的?”甄四儿也不理他的茬儿,便直接乘电梯上了四楼,径直走进一家专门经营皮草的商铺,指着一件皮毛一体的衣服问毛四利道:“你看这件衣服咋样?”毛四利笑道:“挂着哪儿能看出来。”服务员早就迎过来道:“先生真有眼力。这件衣服是我们店最上档次的一件衣服,穿在身上更上档次。先生不信穿到身上拭拭?”甄四儿真就穿在身上,对着穿衣镜一照,果然气度不凡,便笑道:“老五,你也拭拭。”毛四利笑道:“我可不拭。拭了也买不起。”甄四儿道:“拭拭又不要钱,你怕啥?”就对服务员笑道:“拭拭不要钱吧?”服务员笑道:“别人拭要,先生拭不要。”甄四儿笑道:“我们还有这么大的面子?那说啥也得拭拭。” 毛四利也笑了,便穿到身上,对着穿衣镜一照,也是玉树临风,气度非凡。服务员道:“我没说错吧,这件衣服穿在身上就是上档次。”甄四儿道:“我们哥俩儿长的坷碜。”服务员笑道:“先生,我不那意思?”甄四儿道:“别解释了,再解释我们哥俩儿就得哭了。还有新的吗?”服务员道:“还有一件。貂皮这么贵重的物品是没有样品的。”甄四儿道:“行了,别说了,你看看有没有毛病,没毛病全买了。”服务员道:“这么贵重衣服哪儿能有毛病?你就放心吧?”甄四儿掏出信誉卡道:“我相信你了,都给我包上吧。”

毛四利忙拉甄四儿道:“四哥儿,你这是干啥?”甄四儿道:“没听人说吗?咱俩儿长的坷碜,穿上这件衣服就有档次了。就为了这句话,也得买了。”毛四利道:“这可不行。”甄四儿道:“有啥不行的。不就是万儿八百的一件破衣服吗?”毛四利道:“我这儿有钱。”嘴上说着,手便伸入兜中,却半天拿不出来。甄四儿笑了,按住毛四利的手道:“咱们是好哥们儿不?不就一件破衣服吗?你瞧你这出,多让人笑话?”毛四利脸一红道:“四哥儿这么说了,我就谢谢了。”

离开商厦,甄四儿又要拉毛四利去喝酒,毛四利道:“咱也不是外人,还喝啥喝。我现在就回单位,找助理审判员和书记员问问,案卷看完没有?都是自己家的事儿,咋就这么费劲呢?等咱兄弟出来那天再痛痛快快地喝。”

  评论这张
 
阅读(7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