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我们都是志愿者  

2011-01-15 10:34: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广雨辰

    水根儿煞白的脸儿上露出一丝丝浅笑,气喘吁吁地问,爸,真的,是真的去鸟巢?

水根儿爸苍老脸上也露出一丝丝难得的浅笑,根儿,咱去鸟巢。去看刘翔,看刘翔得冠军。

水根儿兴奋起来,由于兴奋过度,大口大口地喘息起来,憋得脸儿通红。水根儿妈慌了,忙伸出干柴似的手掌在水根儿的胸口来回抚动,根儿,根儿,你咋了?你可别吓妈。说话间,眼泪都快流了出来。

水根儿连声剧咳,将羸弱不堪的身子扯动如一条无骨蠕虫,半晌才缓过一口气,强笑说,妈,我没,我没事儿。

水根儿爸等水根儿缓过一口气儿,才小心将水根儿抱到临床的担架上,还没等做出下个动作,就听旅店老板娘在门外扯着嗓门喊,还磨蹭什么呢?再不快点儿就赶不上预赛了。

水根儿妈忙大声应了一句。从床底下取出一个大黑罩。水根儿满脸儿乞求地说,妈,我要,我要看刘翔,别别带它了。水根儿妈捧着罩儿眼圈儿就红了。水根儿爸知道女人心肠软,怕她忍不住哭,让水根儿也跟着伤心,忙接过罩儿说,根儿,听话。爸没本事,没买到票,也买不起,咱只能在外面听。水根儿笑了,无声地笑了,露出两排灰白的牙。水根儿爸就把罩儿罩在水根儿面上。水根儿妈就忍不住掉下泪来,水根儿爸狠狠地瞪她一眼,水根儿妈强忍着没哭出声。门外又传来老板娘催促的声音,水根儿爸应了一声,和水根儿妈抬着担架走了出去。走出门的一刹,眼角也被泪水模糊了。

老板娘走过帮忙,水根儿妈说,我自己能抬动。嘴上虽这么说着,还是把左手的担架柄交给了老板娘。

                        二

旅店离公共汽车站不远,穿过横在旅店门前的一条不算宽广的马路就是。但三个人似乎有意要把路径拉长,出了旅店门,并没有横穿马路的意思,而是拐向左边,绕了一个大圈子,又拐回旅店门前的公共汽车站。水根儿爸低着头,一声不响走在前面,心里却别有一番滋味儿。

要说水根儿长得也是人高马大,结结实实的,咋看也不像个短命的人儿,谁知他年纪青青的,咋就说不行就不行了呢?水根儿这年才十八岁。

村儿里人儿提起水根儿,谁不夸少根儿这孩子懂事儿,可就是这么懂事儿孩子,却偏偏得了这么个病,真就应了那句好人不长命的鬼话儿。

水根儿这病得的怪怪的,之前也没见有啥症兆,只记得有段时间水根儿说看东西有些模糊,尤其是见不得刺眼的阳光。乡下人穷,身体也没城里人金贵,别说水根儿还没有啥得病的症兆,就是有个小病小灾的,咬咬牙也就挺过去,哪儿舍得花钱去看病?尤其看病还得上县城,先不说花不花起那吓死人的医药费,就是功夫也陪不起。地里庄稼可不等人,误了农时,秋收打不上来粮食,一家子人吃啥喝啥?再说眼睛看东西有些模糊有啥大不了?没准是念书太用功累的,哪儿天配付镜子不就成了。

水根儿就笑了。

水根儿知道家里穷,配付镜子要十好块呢。

那天是体育课,同学们都在操场上玩,水根儿看到操场上东面有块青石,就学着刘翔跑110米栏的样子跳过去。水根儿是学校有名的跑赛健将,每年学校开运动会他都报名跑步,一报就好几项,项项都是冠军,每年都笔呀,本呀,日记本呀的得好几个。自从2004年刘翔在雅典奥运会得110米栏冠军,刘翔就成了水根儿的偶像,有时水根儿会幻想他在许多年后成为另一个刘翔,所以在遇到障碍物时,时不时地学着刘翔的样子跳过去,但今天不知是怎么了,水根儿一头栽倒了。

水根儿栽倒时,老师和同学们就站在不远处看,甚至还在大笑。但很快老师和同学们就感到情况不妙。

老师和同学们围拢过来,看到水根儿脸色惨白惨白的,没有一丝血色。

水根儿是在第二天上午由水根儿爸赶着驴车接回去的。

那天,水根儿被同学们抬进了宿舍。整整一个下午,水根儿都是一个人躺在空荡荡地宿舍中品味着孤寂与慌恐。水根儿感到体力在一点点儿地不知流失到何处,那种感觉,仿佛是飘在半空中,如幻如梦。但水根儿知道这并不是幻梦。

当晚,水根儿就向来看他的老师提出要回家。不知为何,水根儿有种预感,他再也不会站起来了。

水根儿爸是在当晚深夜得到信儿的,是水根儿同村同学连夜从学校赶回来送的信儿。

当夜水根儿爸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他的右眼也跟着起哄似的从下午一直跳到了现在。还是吃午饭的时候,水根儿妈突然揉了揉右眼说,我右眼咋跳个没完?是不是有啥祸事?水根儿爸说,扯蛋,跳下眼皮能有啥祸事?就感觉自己的右眼也跳了两下,水根儿爸心中就是一动。左眼跳财,右眼跳祸。北方民间一直有这种说法。乡下人没啥文化,更容易被类似说法所迷惑。尤其是水根儿爸的右眼跳动再也没停过,一直跳到深夜。水根儿爸的心就慌了,临上床时,房前屋后仔仔细细地检查了好几遍,见没啥异样,这才略觉宽心,但一躺到床上,心里又七上八下的,总觉得还有什么事儿没想到。就这么翻来覆去地折腾了大半夜,直到水根儿同学来送信儿。

水根儿爸顿时就毛了,没想到右眼跳应在了水根儿的身上。听水根儿同学说完病情,水根儿爸长出了一口气,跌一跤能有啥大事儿呢?谁还没有跌跤的时候?这样一想,心反静了,送走水根儿同学,躺在倒睡着了。水根儿妈推他说,你心咋这么大,根儿都病了,还有心睡觉?水根儿爸恼了说,不就跌一跤吗?有啥大不了。水根儿妈一想也是这个理儿,也就由着水根儿爸睡去了。

把水根儿接回来,水根儿爸仍然没有意识到水根儿得的是绝症。水根儿就不声不响地躺在床上,不知不觉落下一根泪。

水根儿妈看在眼里,问是咋了?水根儿说,没咋。水根儿妈说,没咋你哭啥?水根儿说,我没哭,就侧头用枕巾擦干了泪水。

水根儿已虚弱的连举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水根儿爸感到情况不妙是在两天后。水根儿爸想,不就是跌一跤吗?咋就这么重?就和水根儿妈说,我咋觉着根儿有点儿不对劲儿呢?水根妈也说,谁说不是了。水根儿爸说,我想带着根儿上县里看看。水根妈早就有这儿想法,只是没敢说出口,既然水根儿爸也这样说了,就开始张罗着买猪,那头猪是准备留着过年用的,但没办法,乡下手中不活便,只能忍痛贱卖。又东家凑西家借,总算凑上了一千八百多块钱,这才扔了活儿计,坐驴车到了镇上,再由镇上乘长途客车进了县城。

医生吓了一大跳,偷把水根儿爸拉到外边问,都病成这样,你们咋才来?水根儿爸立时毛了,忙问大夫水根儿得的啥病。医生紧锁着眉说,你赶紧交钱住院吧。水根儿爸问得交多钱?医生说,先交五千吧。水根儿爸心就一疼,露出一脸尴尬来。医生就明白了说,反正要是真得这病你也得院。就重进办公室开了一大把化验单。事情闹到这步,也就心痛不得钱了。

化验结果陆续出来,几乎所有各项指标都准确无误地证实了医生的猜测,根儿得的晚期营养缺乏障碍性白血病。

水根儿妈就瘫倒地下。水根儿爸脑也大了,半晌不知该说什么好。许久才跪到医生说,大夫,求求你,救救根儿吧?救救根儿吧?根儿还年轻,根儿还年轻啊!水根儿妈也跟跪下,连话也不会说了,拉着医生的手不停地盍头哭泣。

医生拉起两人说,你们冷静点儿,别让孩子看出啥来。劝了一回才说,你们也别在我这儿瞎耽误功夫了。还是赶快回去准备后世吧。水根儿爸说,根儿就真没救了?医生说,据我所知,这病早期还有些手段控制病情,中晚期至今还没有有效治疗手段,只能尽量控制病情的发展,控制好的,也有活十年以上的病例。但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十年二十年后谁知道呢?水根儿爸仿佛看到了希望,眼前一亮说,那求你就帮忙控制控制吧。医生打量夫妻俩儿一眼说,我劝你们赶快回去,孩子愿吃点儿啥就给他做点儿啥吧。水根儿妈说,大夫,求求你,就帮帮根儿,我们不怕花钱。医生长吁口气说,要是这样的话,你们就回去收拾一下,尽量多带些钱,进京吧。水根儿爸心就没底,迟疑问,得带多少?医生伸出两根手指。水根儿爸痛心说,两万?医生说,至少二十万,还不算日补品。水根儿爸差点跌倒,半晌才咬牙说,我卖房卖地也得给根儿治。

回到家,水根儿爸很快就意识到,别说二十万,就是两万也没法凑够。家中最值钱就是这三间老房了,最多也就值几千块,还不可能卖出去,地是分包到户了,但土地所有权还是归国家所有,不允许私自买卖,再就是那条毛驴了。家中的电器就是房顶上几个可怜的,从来没亮过的25瓦灯泡,那还是多年前各村争着吵着接电时按的。电网的确接到邻村儿,村儿里各家各户也都准备好了,就等把电网接过来就成了,谁知这时出了差头,村支书开会说接到村儿里的钱要自筹,会计算过账,平均一家要出一千五百块,村儿人就打了退堂鼓,一年后,邻村儿因为交不起高昂的电费又纷纷自觉掐了电源,这使村儿人感到了一种惬意。再就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家当能卖了。

水根儿爸看着黑洞洞的四壁,第一感到了生活的无助,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公共汽车站前黑鸦鸦地站满了人,还没到站前,就有十多个青年男女过来帮忙抬担架。水根儿爸吓了一大跳,众人七手八脚把水根儿抬上公交车最后一排长椅上。水根儿爸,水根儿妈慌得连连向帮忙的人道谢。车厢内传来售票员清脆甜美的报站声,各位旅客你们好,您现在乘坐的通往国家主体育馆鸟巢的101次公交车,本次公交车将在十一点左右抵达鸟巢。今天中午将举行田径110米栏预赛,我国110米栏名将刘翔也将出战,让我们祝愿刘翔能够如愿以偿地在北京成功卫冕。车厢中顿时响起一片掌声。公交车启动,车上热络起来,大伙儿谈的都是有关奥运的事儿,谈的最多的就是刘翔。水根儿爸,水根儿妈终于长长出了口气,啥时还是好人多啊。水根儿爸就想,根儿啊,别怪爸,爸只能这样了。

很长一段时间,水根儿妈都是以泪洗面。水根儿爸就骂她,你整天哭丧着脸干啥?好好一个家都是你这丧门星给闹的。骂归骂,其实水根儿爸比水根儿妈还想哭。但水根儿爸知道他不能哭,他一哭水根儿就更没底了。

水根儿真是个懂事的孩子,都病成那样了,还安慰母亲说,妈,我没事儿,过几天我就会好的。病好了我还要上北京看奥运,看刘翔。水根儿妈抽泣说,咱家哪儿有钱让你去看奥运?水根儿笑说,我都想好了,我报名当志愿者,我就能不花去看奥运了。水根儿妈就抱住水根儿大哭起来。

水根儿爸鼻子泛酸,眼圈泛红,想骂水根儿妈几句,张张嘴没骂出来,扭头走到门口,头也不回说,老子卖房卖地也带根儿去看奥运,看刘翔。

水根儿爸没有卖房,也没有卖地,却又借了好几百块。水根儿妈想说你疯了。但看到水根儿兴奋的模样,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就想,根儿也不知还能活上几天,就了了根儿这个心愿吧!

水根儿爸动手做了个大面罩,县里医生说水根儿这病是怕见光的。夫妻俩儿抬着水根儿再次离开山村。不是去看病,而是去看奥运,看刘翔。一想到这些,水根儿爸就想哭。

水根儿太虚弱了,一路奔波才进县城就已经累得连喘气都合不上嘴了。水根儿妈吓得直埋怨水根儿爸,再走是不可能了,只能先找个旅店休息一下再走,可一连找了几家小旅店都被拒之门外,水根儿爸能理解,这年月,谁不是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这么重的病人一旦病死在店中,肯定会有不少麻烦的。水根儿爸几乎想在县长途客运站蹲一夜了,就碰上了来拉客的老板娘。

老板娘嘴里叼着一支香烟,妖里妖气的拉住水根儿爸,浓重的香水气薰得水根儿爸直往后躲。直到看到躺在担架上的水根儿,老板娘才收敛笑容,来看病的。水根儿爸说,是去奥运看刘翔的。老板娘笑得直不腰,水根儿爸忙把老板娘拉到一边,把事情经过说了。老板娘的脸变凝重了。

水根儿爸想,老板娘是对的,水根儿这身体谁知还能不能经起折腾了。水根儿爸感谢老板娘,也感谢司机。

司机是老板娘的亲戚,司机听老板娘说完直摇头。老板娘就照司机肩上拍一巴掌说,你怕什么?司机说,北京有啥站名都不知道,还不漏馅了。再说车上人多嘴杂,没准就说漏了。旁边有听热闹司机说,说来说去不就是想了孩子的心愿吗?这好办,不是明天才是正日子,咱今天就在车上宣传宣传,没准明天有人来捧场呢?几个售票员也跟着说,就是,没准明天连交警都给咱开绿灯呢?司机一拍大腿说,就这么办了。

公交车在县城已经绕两圈了,没有一人下车,大家在兴致勃勃地谈着奥运的时候,眼睛无一例外地瞅向水根儿。水根儿激动的喘息声粗重起来,不时用微弱声问离鸟巢还有多远。水根儿爸就说,快了,快了。水根儿爸看到车窗外的交警无一例外在向车的方向敬着标准的军礼,水根儿爸的眼睛就湿润了。

公交车在县城绕了三圈才缓缓开到县体育馆,县体育馆门前挤满了人,人们仍在谈着奥运,谈着刘翔。公交车在县体育馆门前停下了。售票员清脆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旅客朋友们,国家体育馆鸟巢到了,请大家拿好自己的物品,祝大家旅途愉快。车门一开,车上的人鱼贯而下,拥挤在公交车旁谈着奥运,谈着刘翔。

水根儿爸俯下身上说,根儿,鸟巢到了,鸟巢到了。

水根儿说,爸,我想看一眼鸟巢。

水根儿妈叫声根儿就再也说不下去了,忍不住失声哭了。

水根儿爸说,哭啥?哭啥?哭啥?根儿来鸟巢看奥运,看刘翔是好事。说着自己也忍不住流下眼泪。

水根儿浅浅笑了,笑声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说,妈,我今天最幸福了。快听,快听,刘翔出场了。

外面有人用录音机放了事先录好的播报声,各位观众,各位观众,国人瞩目的110米栏预赛开始了。我国名将刘翔将参加本轮比赛,随着一声枪响,刘翔第一个冲出跑道,这就是大赛经验。我们看刘翔,一路领先,没有给对手任何机会,轻松以13.01秒的优异成绩排名小组第一,顺利进入下一轮比赛。

水根儿爸趴到水根儿身上说,根儿,听到没?刘翔嬴了,刘翔嬴了。车上就传出水根儿妈撕心裂肺的哭嚎。水根儿爸说,孩儿他妈,孩儿要看奥运,看刘翔,把罩去了吧。水根儿妈仍在哭,水根儿爸就自己把罩儿拿开,俯身抱起水根儿说,根儿,咱去看奥运,看刘翔。抱着水根儿一步步走下车。

人们静下来,让开一条路,水根儿爸抱着水根儿一步步走到体育馆石阶上大声喊,根儿,你看看吧,这就是鸟巢。缓缓转过身,扑通一声跪下时已是满面泪痕。

几乎与此同间,刘翔的教练孙海平和国家田径队主教练冯树勇召开了新闻发布会,含泪正式宣布刘翔因伤退出2008北京奥运会110米栏比赛。

                                             发于2008年第十一期下半月《鸭绿江》2008年第二期《普州文学》2008年第二期《湘南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1146)|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