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拥梦入眠 散文  

2011-02-11 10:52: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广雨辰

近日,常常失眠。一夜仅睡五、六个小时。一连几天,也不知困倦乏苦。以前就不行,一夜至少睡八、九个小时,甚至十几个小时,白日仍旧哈欠连天,常有困倦难耐之感。都说人上岁数了觉轻,因此我便有了自己是不是老了的想法。但又总觉得这想法有点儿过于可笑,毕竟自己才过不惑之年,正应是精力旺盛之际,哪就能自称老了呢?若连我也能自称老了,放眼满街花甲老人又当何如?于是便自找原因,怀疑自己这段时间可能琐事太多,朝思暮想,因此影响了睡眠。夜里无法入睡,便设法白日补足。试了几回,白日睡得也不香甜,屁大功夫就醒,夜里反而更加难以入睡。看来我真是老了。尽管我身体尚健,年齿尚青,心却已老。就如一株参天的古树,虽仍枝繁叶茂,树干已空。

或许有人感觉不通,其实我也觉得难通。就因一夜少睡了几个小时,便断言自己老了,的确有些牵强,但再想想自己平日之所作所为就感觉理由充沛起来。

梁任公曾道:“老年人常思既往,少年人常思将来。”、“老年人常多忧虑,少年人常好行乐。”。不惑之年的我居然变得越来越没朝气,整天想的,整日谈的都是过去的老事儿,当然想的、谈的都是些所谓的“过五关斩六将”的风光事儿,绝口不提如何“走麦城”。一提及那些往事便觉浑身热血沸腾,精神百倍,仿佛就又有了朝气。但我知道,仅有的这点儿朝气也已垂暮。其实我内心更多的是对往昔的留恋,丝毫没有进取之心。这也罢了,我还越来越忧虑将来,变得婆婆妈妈的,连十几岁的小女儿都开始讨厌我,讨厌我老气横秋。老气横秋是老婆背后对我说的。我心一颤,我真的已经“老气横秋了”吗?不会的。这是她们不理解我,她们怎么会理解我呢?

唉!真是“众人皆醉我独醒”呀!其实我这应该叫做“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谁让我一直抱有与己不相称的社会责任感呢?也许这是我的宿命,想改也改不掉。

比如看电视。我喜欢看新闻历史,并且每日必看。而老婆喜欢韩剧,讨厌新闻。于是我看新闻时老婆就去陪女儿学习,老婆看韩剧时我就跑去搞电脑,搞我的文字。久而久之,好好的一家人也有些生分了。我和老婆都尝试着接受对方的喜好,但不论怎么努力,总是拢不到一块儿。看新闻我喜欢结合实际和老婆大谈今日之现状,看历史我喜欢指点江山畅谈天下英豪,而老婆看韩剧则意乱情迷,指责我不懂浪漫,不知温柔。但在我眼里,这哪是什么浪漫?哪是什么温柔?简直是浪费生命。生活中,米面油盐酱醋茶,这才是真,这才是生活。有看韩剧的时间我还不如写点东西,看看书,思考一下人生真谛充实一下自己呢?老婆就反讥我一天到晚净想些没用的,那些事就是想明白了也管不了。更有甚者,说我写东西看书也是娱乐,自娱自乐。她不想干涉我自娱自乐,让我也别干涉她。简直不可理喻。既然不可理喻,我便只能生活在自己圈子中了。

于是,我把我的生活规划的既简单又充实,清晨起来便打开电脑,浏览自己的邮箱网页,看看有没有自己需要的信息,抑或也看看军事新闻,然后便投入到创作之中,多是写些小说,居然陆陆续续都见了铅字。尽管没多少得意之作,但看到自己辛勤创作出来的东西见诸于铅字,还是多了几许喜悦和欢乐。其实细想老婆说的也没错,在写作过程中我是有娱乐的成份参杂在里面的,但她不明白的是,我创作并不不仅仅是为了娱乐,我更多的是想把我对人生的认识,把我对生活的艰辛以及保存在我骨子里的或明或暗思想写出来。不管做没做到,我为我能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行动而感到骄傲。

我这人生来懒惰,老婆也常为此报怨,我却依旧故我。反应到创作上,仍是如此。我常常坐在电脑前玩QQ游戏,而很少专心创作。既便创作也很少用心,往往一天才写百十个字,当然也有一天写三、五千字的时候,但写这么字的时候很少,一般都是千字左右。因此几乎没一篇小说是一气呵成的。更多的时候是同时写三、五篇东西。由着自己的性子,由着自己的思维,哪篇有了灵感,哪篇有了思路就写哪篇。没有灵感,没有思路就之字不写。因此写出东西总给人一种生疏的感觉。并且写完就投,从不改稿。我知道自己这毛病很不好,是对编辑的不敬,但就是改不了。都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四十多年养成的毛病,没办法。吃罢午饭,一般都会出去溜溜,利用这段时间思考问题。我思考的问题很多,也很杂,连自己也摸不到头绪。根据自己的心情,出去时间也长短不一,回到家依旧守在电脑前重复着上午的工作,乐此不疲。一到晚上八点半,雷打不动,电视便成了我唯一。海峡两岸、中国新闻、探索发现……一档接着一档,直到挑不起眼皮才熄灯睡觉。

以前熄灯便睡,睡得极沉,一直到自然醒,就像一部喜剧片里的刘大脑袋。但现在不行了,熄了灯也睡不着,总是胡思乱想。其实更多时候是下午思考问题的翻版。自己也不知道头脑哪来的那么多问题,那么多古怪的想法?什么工资、物价、低保、两性、民生、国统……前生后世无一不想。想的自己都累了才能睡着。睡着了也不踏实,大脑似乎依旧在想。还时常起夜,有时一夜便起两回。回到床上便又有了精神,接着又想。困的大脑都迟钝了,被迫学着小学生数羊,数星星。不数则已,一数更精神,只好再接着想。搞得自己都疲了才晕晕睡去。

起夜是前列腺前兆。前列腺是老人病,不也预示着我正走向衰老了。

以前贴枕头就着,睡着了就做梦,每个梦都有一双翅膀,醒来时便会看到她飞向远方,但现在让思绪折磨的我已经无暇做梦了。

其实是思绪占有了梦的空间,留给我的止剩下思考、思考、再思考了……而我现在最大的理想便是一一拥梦入眠。

看来我是真的老了。

                                       发于2011年第1期《扎鲁特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1318)|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