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分类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棚户区的春天  

2011-04-01 13:39:5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广雨辰

山猫一直在想,假如有一天他发达了他会做些什么。呸!呸!呸!怎么是假如?是一定得发达,必需得发达。他山猫是谁?凭他山猫的智商能不发达?而且发个一塌糊涂,直逼美国那个什么比尔·盖茨。

比尔·盖茨不就是世界首富吗?算什么?等他山猫走运时,用不了多久,世界首富就是他山猫了。山猫名字是土点儿,不过没有关系,他还有个学名,姜铁球。这个名字也有点儿土,但比他的小名山猫强多了。谁让他爸爸妈妈没文化的?他爸爸妈妈说了,歹名好养活。再说自己愿叫山猫愿叫姜铁球碍你们屁事儿啦?到那时,见面后你们都得尊称自己姜董或者姜总,谁还叫自己山猫姜铁球?他山猫发达了,有钱了,成了世界首富,开了一家国际性的大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当然一个人儿兼了。叫姜董或者姜总其实都没有什么区别,不就是个符号吗?都知道是叫他就行呗?自己叫了三十多年山猫姜铁球不还是照样发达了?你不拼搏,不求上进,天天叫你玉皇大帝财神爷又有屁用?要是到那时左邻右舍地见了面还叫他山猫姜铁球咋整?敢?他们敢叫?到那时自己从身上拔一根汗毛能把整个跃进区买下来,谁还敢乱叫?跃进区不过是一个贫民窟,有什么呀?如果国家允许,他山猫连整个A市都能买下来,一个贫民窟算啥?跃进区最多也就值……反正没几个钱,也不伤筋动骨的,懒得多想。其实他也想不出跃进区到底值多钱。他也不会买,买个贫民窟有啥用?连个像样的砖瓦房都少见,更不用说楼房了。胡同狭窄,垃圾满街,尤其是一到雨天,不穿靴子连门都出不去。民风刁蛮,人心不古,都怀着一棵自私自利之心。你往房山头倒一桶垃圾,他就得倒两桶,明明再走两步就到垃圾点儿了,却都懒走,搞得胡同口房山头多出许许多多小山。房山头人家就跑出来骂街,什么难听骂什么,骂过后自己家垃圾也倒了过去。跟这样一群小市民能讲出什么道理呢?虽说买是不会买的,但来这里搞搞开发,建个小区还是不错的。市里天天喊着要开发,直到现在咋样?连影都没有。老吴儿子吴大宝在房产干了几天保安,就回来造谣说跃进小区的开发图纸都出来了,东面还要建一座花园,一处商场。到头来咋样?狗带嚼子瞎胡勒。吴大宝也是,不就当几天保安吗?穿件黑衣服站在房产门前,怕连局长还没见过呢?就把自己当人物了?前几天市房产还下来搞测量呢?山猫连门都给他们开。测量少说也有七八回了,哪回不是风声大雨点儿小?地区主任老马太太还拿鸡毛当令箭,屁颠颠地跟着测量组的屁股后面跑。真是傻瓜一个。换他山猫,他才不跟着跑呢?等政府来开发来改造棚户区,除非是到猫年。啥时有了猫年,啥时开发改造。不过现在好了,他山猫发达了,有钱了,政府不做的事他山猫来做。不就开发改造棚户区吗?邻居家死只耗子多大点儿事?他山猫不是为挣钱,就是想为老街坊邻居做点好事儿,圆他们住楼梦。虽然他对老街坊邻居们都没什么好感。但他山猫发达了,有钱了,总要让认识他的人都知道,都受点儿益。这可是显摆,绝对不是。他山猫都世界首富了,还有啥可显摆的?完事后再请所有老街坊邻居到大富豪吃顿饭。就是大富豪太小了,装不下这么多人。不过也不要紧,一天两场,多摆几天就成了。就是要有人再叫自己山猫姜铁球咋办?当着那么多有身份人的面,多煞风景啊?

山猫皱皱眉头,他感到这事有些棘手。以前咋没想到他们再叫自己山猫姜铁球的事呢?这群小市民啊,一点儿素质也没有,比这春雨还要让人讨厌。

都上午九点了,外面还滴滴答答的。看样今天一天也晴不了了。这鬼天气,除了打打小麻将,啥也干不了。可是昨天他输了二十多块,身上止剩下三块钱了,没法再去玩了,所以到现在还没起床。这时不争气的肚子又咕咕地叫起来,山猫翻了个身,趴在坑上,这样肚子就能好受些。

山猫可不是瞎想,他们才不管你是不是世界首富,他们想说啥说啥。要不咋说这里是贫民窟呢?说话都不动脑子。这不,地区主任老马太太又来烦他了,用力地敲门,说开动迁会。昨天他见老马太太时还提起过这事儿,他让老马太太别相信政府的,老马太太今天还来烦他,你说烦人不烦人吧?这么大岁数了,在家享两天清福好不好?还出来瞎张罗个啥?不就为了左邻右舍送的那几箱烂水果吗?别人给他山猫他都不要。也丢不起那人。下雨天也不怕浇病了。愿嚎回家嚎去。这话他没说出声。老马太太不是省油灯,让她听见了,够他山猫喝一壶的。他山猫才不那么傻,惹这个活阎罗。老马太太叫几声不见回答就会走,他山猫还可以继续躺在坑上想。

老马太太就是那个可能仍叫他山猫姜铁球的人之一。老马太太其实并不老,有五十几岁的样子,不知为何,让岁月的刻刀在脸上横七竖八地雕刻出许许多多深深浅浅的五线谱来。又不会妆饰自己,咋老气横秋就咋妆饰,一年到头穿一件灰的洗的退了些许颜色的花格子外衣,好像家里止剩下一件衣服似的。但穿在身上总是干干净净的,好像灰尘都躲着她走。山猫就不行,一件衣服穿半个月就脏的不行了。山猫也学老马太太,这样省衣服,还省得冼衣服,省得买肥皂,多省钱,但就是学不了。生活在这环境,几乎家家都拾荒,你干净的了吗?山猫曾奇怪地晚上去爬她家墙头,一连半个多月风雨无阻。反正他山猫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有的是时间陪你玩。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让山猫发现了秘密。老马太太回家就把衣服脱下来打肥皂洗一遍,然后用电熨斗熨平,再用衣服挂挂到火墙上,第二天就干了。山猫感到这个办法不错,回家照学,很快他就发现学不来。首先他就没有电熨斗,那个老古懂还是母亲活着时候买的,早让拆了电机买铜换酒喝了。还有就是总洗一件衣服太麻烦,没电熨斗又干不了,穿在身潮乎乎的难受。他总是脏衣服脏裤子脏袜子攒一大堆,实在找不到替换的再洗。有时懒的动,还在一大堆脏衣服脏裤子脏袜子中再找一件相对比较干净的凑合穿两天,谁耐烦天天洗衣服?还有让山猫不舒服的是母亲活着的时候,他去找老马太太给母亲办低保,老马太太不但不答应,还声言厉色地质问说,你家四口人,两人上班,你妈还拾荒,哪儿月不收入一千八九百块儿?你这条件都办低保,别人咋办?对了,那时山猫还有老婆,还有女儿,父亲在他八岁时就死了,但老婆胖妮儿和他在一个单位上班,每月都能收入一千三四百块儿。其实低保也没几个钱,山猫就是气不愤,别人能享受低保,他山猫咋就享受不了?就说前面提到的老吴,他就享受低保。老吴儿子吴大宝在外打工,老吴两口拾荒,挣的少吗?还有张顺。张顺在厂里还是个小头头,他老妈不照样享受低保吗?不就是老吴张顺年节的给老马太太送几箱烂水果吗?他山猫就不给她老马太太送。可是好景不长,后来单位破产了,山猫胖妮儿也下岗了,全家四口人指着山猫老妈一人拾荒生活,生活结据起来。胖妮儿只好到市夜总会上班,上着上着,不知怎么就认识个南方佬,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领着女儿一块儿消失了。老妈愁苦莫名,不知怎么,当年就死了。死时没一点征兆,说死就死了。往事不堪回首,要是老马太太给老妈办了低保,胖妮儿会跟南方佬跑吗?老妈会死吗?所以他把这笔帐记到老马太太身上,于是给她起个老马太太的绰号。其实老马太太不姓马,夫家姓马,官号刘翠花刘主任。别人都叫她刘主任,山猫偏叫她老马太太。老太太寿禄该到头了,活不几天了,有咒她早死的意思。有一回山猫去前院打麻将,看到老马太太带个口罩在后面走来,就故意装没看到,甩开大步,扯开嗓门唱,带口罩,讲卫生,捂着屁眼儿不漏风。气得老马太太摘下口罩,跑过来拽着他的肩头说,你个缺八辈德的玩应,你说话咋这么不文明呢?山猫回头套用赵本山小品中的话说,你看我唱着玩呢,你带个口罩配合我干啥玩应。还有一回看到老马太太的丈夫在身后抽烟,他也故意装没看到,甩开大步,扯开嗓门唱,一棵小白棍,插在屁眼儿里,噗噗冒白气儿。气了老马太太的丈夫一个倒仰。山猫却开心的要死,终于可以过五关斩六将地出了一口恶气。

再有可能叫他山猫姜铁球的人就是张顺。张顺和山猫是一个单位的,当了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儿就把自己看成领导了。整日背个手在车间里晃荡,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山猫最看不惯他那副高高在上小人得志的模样。张顺不拿正眼瞅山猫,山猫也不拿正眼瞅张顺。山猫请客做东的时候就从来不请张顺。张顺就故意拿个卡尺找山猫的毛病。山猫就故意气他,你张顺不是想找毛病吗?就让你找好了,不见他正好,见他就故意把活干得七歪八扭的让他来挑。张顺训他说,你这活儿是咋干的?没长手啊?山猫就笑说,我这不看见您过来了,就想跟拍您马屁了,活就出错了。说话空儿,手还不忘摸把张顺瘦弱的屁股。工友们大笑。张顺又气又恼,就去找主任告刁状。主任气呼呼走来,山猫故意把脸扭向一边唱,单位有啥家有啥,家里没有单位拿。主任大声问,山猫,唱什么呐?山猫赶紧解释,主任,我是跟他们学的,其实我啥也没往家拿过。工友们笑,主任也笑了,少耍贫嘴,好好干活。山猫便学着巴顿将军的模样来个美式标准军礼,Yes。苍天有眼,山猫下岗了,张顺也下岗了。山猫下岗就什么也不干了,整天不是躺在被窝睡大睡就是打打小麻将,五毛两毛的,洒脱自在,养的满手老茧都没了。没出息的张顺下岗就去拾荒,丢尽了工人阶级的脸,把本来白白净净的一双手搞得又脏又臭。就是这样,张顺还是瞧不起自己。一个臭拾荒的,有啥了不起?你瞧不起我山猫,我山猫还瞧不起你张顺呢?张顺也打麻将,玩五毛一元的。山猫认为张顺是跟他显摆。山猫也玩一元的,输了两回就舍不得玩了。一回输百十元,肉痛。够他到单位拿三四回铁的了。下岗后山猫就开始到单位拿铁卖了。但山猫认为这不是偷,是拿。单位都破产了,院里放着那么多铁锈了可惜,还不如拿去卖了换俩儿钱花。让山猫自豪的是自己并不贪婪,拿够二三十块儿钱的铁就走。这些年下来,铁几乎被拿光了,山猫也就结据起来。麻将也只能打两毛的了。但山猫坚定信念,决不去拾荒。

再再有就是老吴了。老吴这人没记性,见谁都笑。他儿子吴大宝不过在房产当几天保安,又不是当公务员,他就拿着鸡毛当令箭了,把动迁的话挂在嘴边。见谁跟谁说他儿子吴大宝看见开发图纸了。光跟自己就说了不下十回,耳朵都听出茧子了,他还是照说不误。山猫就告诉他说,自己都听一百回了。其实才十几回。但夸张一下有什么关系?谁又没给他数过。再说他跟跃进区的老少爷们说了又何上一百回?怕一千回也有了。就像前面说的,动迁只是风声大雨点小,反到是吴大宝下岗了。

要不吃饭时不叫他们三个,或者干脆在开发楼房时把他们三个人甩开?

这样做肯定不行。老马太太住在跃进区中段,张顺家老吴家住道下,开发不可能绕过他们的。他们不同意,开发就搞不成。吃饭不也差他们那三双筷子,自己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们计较了。最好是把他们安排在一块儿,省得闹几回心。

自己发达了,有钱了,不能光想着外人,还得想想自己的家人。老爸老妈寿禄短,是没福享受了。女儿芳芳有五六年没见面了,现在长高了吧,也不知道模样变没变。不管她变啥样,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血缘关系永远改变不了。自己得给她攒一大笔钱,至少一亿,还是美元。呸呸呸呸,自己都跨国公司董事长了,还给女儿攒什么钱?将来跨国公司董事长都是女儿的。就是不知道胖妮儿那时会怎么想?你要回来就赶快回来,别等自己发达了,有钱了再回来。到那时自己身边小姑娘有的是,燕瘦环肥的,谁还再乎你个半老徐娘?到那时让你后悔去吧!伤心去吧!流泪去吧!痛苦去吧!可是自己如果不发达她也不可能回来,如果能回来的话,当初她就不会跟人跑了。干脆把她排除在外。女儿要是不同意咋整?算了,一日夫妻百日恩,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女儿面上,就原谅她这一回。药匣子李宝库不是说,要想生活过得去,身上就得粘点绿。只要你今后老老实实做人,别再给自己戴绿帽子,自己就忍了。人嘛,就得大度点儿。

人再大度,也得吃饭。不吃饭还真他妈有点饿呢?

要不是肚子饿得实在难受,山猫还真不想起来呢。

山猫穿上裤子,望了眼窗外。外面的世界依旧阴沉沉的,把空气挤压得很厚重很厚重的,使人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感觉。山猫喜欢下雨,这样就可以找个地方摸上一天麻将。但他今天不喜欢,不喜欢的理由是兜里没钱,兜里没钱就打不成麻将,还不如遇到个好天气,到单位院落溜溜,或许能捡到块铁买几个钱花。外面阴沉沉的,屋里就起哄似的暗暗的。山猫没有点灯,除非实在看不清了,山猫从来不点灯。这并不是山猫的眼神有多好,是因为点灯要花电字钱。有那钱山猫还留着打麻将喝酒呢?古时候有电吗?没有。人不照样活着好好的。现在人就是浪费。厨房没有窗户,比卧室还暗。山猫闭眼也知道哪儿是碗柜架,哪儿是灶台。灶台坐着家里唯一一口锅,里面有他昨晚下的半子挂面。昨天打麻将点儿背,输了钱上火,煮了挂面也没吃几口。今儿已经凉了,坨成一大团儿。昨天就锅吃挂面的筷子还放在锅里,就抄起筷子吃起来。放了一夜,面已失去弹性,软软的不那么好吃。但山猫依旧吃的很香。吃了大半,才想起碗柜架里有半碗大酱。打开柜门,挂面就大酱,风卷残云吃个精光。筷子往锅里一扔,打开水缸舀了一大瓢水,咕咚咚喝了一大口,将剩下水倒进锅里,抹了把嘴,就准备到前院赵狗子家去看打麻将。他吃完饭从没有涮锅的习惯,反正做下顿时还得涮锅,傻子才费那遍事呢?

这时已经上午十点多了,麻将局早就开打了。只有这时去才避免有人叫他凑手。山猫是讲脸面的人,人家叫你玩,你又不是不会玩,又不是没玩过,还装什么装?兜里没钱就在家眯着,跑这儿来凑什么热闹?所以不打算玩最好的办法就是晚点儿去。

但这次山猫错了。穿着雨靴,撑着伞,立在赵狗子家院落,透过玻璃窗,竟没看到有人打牌,也没听到熟悉悦耳的洗牌声,他正在迟疑着是否离开时,门开了,赵狗子的儿子小狗子打开门说,他爸他妈都去地区开动迁会了。问他怎么没去。山猫说,是不是听老马太太说的?别听老马太太胡咧咧。小狗子说,你还不知道,这回是真的了。听说动迁办的人今天就来了。

山猫还以听错了,又问了一遍,得到确认,这才慌了。这么大的事儿,没他山猫参加还行?急忙就往地区那儿跑,边跑还边骂老马太太,你说这个老马太太,这么大的事儿也不郑重其事地通知一声。大清早的,又下着雨,谁知道你在门前嚎啥呢?才跑到一半,就看到赵狗子一大群人撑着伞边说边往回走。麻友李铁子眼利,看到打伞迎面走来的山猫,便大声地调侃说,我说山猫,这太阳还没出来呢,咋起这么早?惹得一大群男男女女哄然大笑。笑声奋力推开很厚重很厚重的空气钻进山猫的耳朵,生茧一样留下来。山猫脸色就变了,这不是明显地拿自己当笑料了吗?他山猫可是有身份人,哪儿能让人这么取笑?横眉立目,活脱脱像一只好斗的公鸡,逼到李铁子面前说,没话说少妈放屁。李铁子脸儿一会儿紫一会儿绿,像开个杂货铺,瞪大眼睛说,你他妈的作死啊?好赖话听不出来?不知道开玩笑啊?山猫说,谁跟你开玩笑?得意你啊?

两人四目相对,手撑雨伞,声音一声高过一声,把浠浠沥沥的雨水敲击地面的声音都给淹没了。显然两人都没有动手的意思。右邻右舍的谁不知道谁的底细?知道两人也就那么大点儿本事,根本不会真的动手,所以大伙都没有劝架的意思。

其实山猫也就敢跟他打架,并且从心里瞧不起李铁子。李铁子算个啥?不就是比他山猫多个好父母吗?没有他爸他妈,他李铁子还不如自己呢?李铁子父母可能有八十了吧?没有八十恐怕也有七十,反正挺老的,头发都花白了,走路也拄了拐,但身体都硬朗着呢,不吃药不打针,把钱都省给狗日的李铁子一家三口人花了,要不都是一个单位下岗的他狗日的李铁子能活的那么滋润?别人都去单位拿铁卖就他不去?山猫刚下岗那阵也不去的。山猫妈骂他挺大个大老爷们,就在家里挺尸,不知道出去挣钱。山猫说,李铁子不也在家吗?山猫妈说你咋不和好样的比呢?你看人家张顺,还干部呢?人家多知道抓钱?再说李铁子有好爸好妈,都有老保的,你比的了吗?胖妮儿就说,跟他讲这些不是对牛弹琴吗?妈,你别理他,让他臭美去吧,等哪天把我惹火的,我领着芳芳就走,让他一个人在家里挺尸吧。其实胖妮儿比山猫妈还絮叨呢?山猫不傻,胖妮儿下岗后不久就去夜总会挣养家了,又没惹自己,自己干嘛去捅那个马蜂窝?不但不去捅那个马蜂窝,而且还学会了照顾人。夜总会下班晚,他就每天去接,还给胖妮儿准备夜宵。尽管夜宵不是他亲手做的,毕竟是他亲手热的,还常常自娱为家庭妇男。山猫妈没少背地骂他没出息,说让媳妇在夜总会上班不是事儿。山猫笑说,有啥不是事儿的?她还能跑了?没想到还真让他自己说中了,就像前面说的,在一个风雨交加的日子,领着女儿一块儿消失了。谁能说这事儿和他李铁子没关系?要不是他李铁子在家挺尸,他山猫能成家庭妇男?能赔了老婆女儿?又搭上个妈?妈不但是亲妈,还是能挣钱的妈。

山猫想起这事儿气就不打一处来,就想和李铁子打架。自己好好的一个家,就这么让李铁子给毁了,换谁谁不气?最主要的还是跟李铁子邻居这么多年,又在一个单位上班,彼此熟悉,知道对方是啥品性,不会闹出大乱子。比如山猫就不敢跟张顺急。张顺是有名的猴儿脸,特急,耍耍他还行,千万别惹他,惹不好他会把你家门锁用泥巴塞死的。山猫就亲眼看到他因为没吃上低保夜里去砸老马太太家的玻璃。咣地一声,吓得老马太太杀猪样嚎叫。幸好睡觉时头离窗户远,碎玻璃只扎坏了脚。也不敢和老吴急。老吴老实巴交到没啥,老吴的儿子吴大宝是省油的灯吗?上学时就爱打仗,据说包人家的钱就够买俩楼了。甚至连老马太太也不敢惹。老马太太也不是啥好鸟。张顺砸她家玻璃那次,老马太太在外面骂了三四天大街。只有想不到的骂人话,没有她骂不出来。她骂,张顺就砸。比谁更狠。到底是张顺更胜一筹,砸到第六回还是第五回嘞,老马太太不敢骂了,但瞅谁都没好眼神儿,像谁欠她几吊钱似的。

吵了一阵,终于有人耐不住劝架了。但两人都没有退缩的意思。赵寡妇说话了,要么就像个爷们痛痛快快地打一架,要么就拉倒,别像个娘们似的吵吵嚷嚷的,也不嫌丢人现眼。

赵寡妇比老马太太还会发泼,五六十岁了,是政府优先照顾的对象。年青时就死了丈夫,无儿无女的,居然没有改嫁。

两人也早就不想吵了,只是这么多人围着看没有个台阶下,都不好意思先住嘴。让赵寡妇不当不正地喊一嗓子,还真的管用。两人虽不吵了,但赵寡妇这哪儿是台阶?分明是寒碜两人。两人齐刷刷把眼神抛向赵寡妇,眼神中充满了敌意。赵寡妇一瞪眼,怎么?想跟老娘吵啊?两人还真没敢还嘴。

赵狗子媳妇说,邻邻居居的,有啥好吵的?走,让我那摸几圈去。

跃进小区的人大都喜欢打麻将,家中放局子的也很多,但一下雨就都不爱把人往家里领了。只有赵狗子家不怕脏,仍旧往家里领,有时还打电话叫人。因为他家开个食杂店,打麻将人都爱抽烟,没烟了就得买。渴了还得买水。他家有白开水的,但不论谁渴了他也说没有,为的就是让你花钱买水。山猫就不买水,渴了就去厨房打开水缸喝生水,反正他在家也喝生水。所以赵狗子从来不给山猫打电话。山猫也没电话。座机根本就没安过,有的台破手机还让他卖了换酒喝了。大伙儿也就嬉笑着拉开两人,一齐向赵狗子家走。山猫本来不想去,他还要去地区看看情况。但李铁子去了,他山猫要不去显得怕他了,也就跟在后面去了。

今天显然不是打麻将的日子,十几号人进了赵狗子家就各找坐位,谈起动迁的事了。都说动迁办给的条件不合理。凭啥跃进区就是三类区?凭啥跃进区才给一千二一平米?凭啥跃进区没房照的按仓房算?这不明显欺负人吗?让他涨到一千八一平米,按二类区算,否则大伙儿都不搬。看他咋地?山猫也不失时机地加一句,没照房至少也得像永昌区还百分之七十面积。他当然得这么说,他家有照的面积才二十几平米,没照的面积快四十了。李铁子说,对,这是最起码的。他家没照面积也有二十几平米。两人互相瞅了一眼,就笑了。小区的老少爷们就这点儿好,都不记仇。当然张顺例外,要不他也不会和老马太太耍狠,去砸人家玻璃。

赵狗子搬来两张麻将桌说,别光坐着,也玩边聊。

这大雨天,每人脚下一脚泥,你瞧把人赵狗子家踩的,没模样了。你再看门口衣架上,挂了十几把伞,顺着伞尖往下滴滴答答地流雨水,谁家让你们这么造?不玩两把也对不起人家呀!其实主要还是大伙儿都喜欢玩,反正大伙儿都是闲人,几乎每天都吃两顿饭,饿了食杂店啥吃的都有。大伙儿就或真或假谦让落座,没坐上的,隐大的,就脱鞋上炕凑了两局斗地主。把小狗子学习的地方也占了。小狗子早已习以为常,就趴在柜台上看书,一会儿功夫,屋里就烟雾弥漫起来。

山猫身上没钱,不敢上场,李铁子也没玩,两人就凑到一块儿,仿佛根本就没吵过,相谈相欢。甚至李铁子还递过来一支烟,山猫也没客气,接过吸了。还相互帮着按动迁办给的标准盘算起能换多大楼房,能得多少钱来。山猫没有亲耳听到动迁办的承诺,毕竟心里有些放不下,看看到了下午一点多,就离开赵狗子家。

雨仍旧没有停歇的意思。也不知道动迁办的人下午会不会来。但老马太太总会来吧?老马太太是财迷,总盼着有人来求她办点事儿,好收几箱连山猫不愿要的烂水果。也不知政府咋搞的,让她当地区主任,好像跃进区没人了似的。你也不想想,地区印别在你自己裤腰带上,还用整天坐在地区办公室里等人吗?但是没办法,她也就这点儿出息了,也就这素质了。主任都这素质,小区的居民素质能好到哪去?当然他山猫是个例外。他山猫要这素质能发达吗?能不记仇地想给他们建小区吗?当然现在似乎用不着他山猫了。可他山猫不是还打算请他们吃顿饭吗?而且去的地方还是大富豪,你知道大富豪吃顿饭得花多少钱?他山猫眼睛都没眨一下,除了他山猫,别人谁能有这魄力?其实在大富豪吃顿饭到底能花多少钱他也不知道。他在大富豪门前走过几回,知道大富豪是吃喝玩乐为一体高挡娱乐场所,有二十一层那么高,占地面积就有几万平方,吃盘炒干豆腐丝咋也得十多块吧?山猫想。管他多少钱呢,他山猫又不是没钱。山猫啥时都这么大气,这也是最让山猫感到自豪的地方。

远远就看到地区墙壁上贴了张大红告示,山猫料想是动迁告示,走过来一看,还真就是动迁告示。山猫别提有多得意了,这还证明不了他山猫的素质和聪明都高人一等吗?

告示上写的和他在赵狗子家听到的内容大概差不多。山猫就左看一遍,右看一遍,前看一遍,后看一遍,一连看了十多遍,好像要在里面看出啥破绽来。正看着,猛地听到有人在敲窗户,顺声音望去,玻璃窗上印出一张男子胖乎乎地笑面,还在冲着他招手。

跃进居委会有三间小平房,每间都独立门户。主任老马太太单独一个办公室,在中间,左面是副主任的,右面是办事员的。一个地区主任,能有啥屁事儿?还单独设个办公室?不就是为了收礼方便吗?看样子老马太太是把办事员的办公室腾出来给动迁办的人办公用了。山猫还故意看了眼老马太太的办公室,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老马太太居然没来。略迟疑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动迁办总共坐着两人,一男一女,看样子都喝了酒。尤其是向他招手的那个胖乎乎男人,说话舌头都大了,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说,这么快就商量好了?不是告诉你明天才办公吗?没看动迁办牌子还没挂吗?问得山猫一愣一愣的。胖乎乎男人就不高兴了,拉下脸来问,上午开会你都听什么了?山猫笑了,我上午有事儿,没来了。胖乎乎男人也笑了,我说的吗?那个女的便把动迁办的标准事项又单独向他讲了一遍。几乎和在赵狗子家里听到没太大区别,唯有不同的是,动迁办为了鼓励动迁户们快点儿把钥匙交上来,采取了两种奖励方式,先交钥匙的可以挑选好楼层,并每户多奖励三千元。

山猫暗自得意,咋样?自己亲自过来对了吧?要不上哪儿知道这些事去?三千元呢,是小钱吗?有房照的每平方米才一千二。他感到还有可能得到好处,狡黠地笑笑说,凭啥把跃进区划成三类区?凭啥别处动迁没照的按百分之七十还面积?

那女的说,划几类区都是有明文规定的。没照的按什么标准执行都是有市政府明文规定的。谁敢乱来?说着就找出市政府红头文件逐条指给山猫看。

他山猫是谁?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拿市政府红头文件吓谁?难道他山猫是吓大的吗?嘴角还流露出些许冷笑。

那男的说,看你挺积极配合我们工作,我再给你开个绿灯,明天你来提我老徐,没照的我按每平米五百给你算。

那女的露出一脸惊讶之色,那神情就像美国人不知道奥巴马,法国人不认识萨科齐,徐主任给你这么大面子,还不赶快谢谢徐主任。

山猫还真的有点儿心动,不过他也不忙着表态。再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啊?去年永昌区动迁时不也是这条件吗?结果想上楼的都抢着去交钥匙,动迁办人还不领情,说好都没有了。交钥匙的人家还直后悔交晚了,没要到好楼层,实际好楼层都在他们自己手里掐着呢,留给走后门的人留着呢。再再说他山猫也不打算要楼。住楼有啥好的?住对楼都谁也不理谁,哪有住平房热热闹闹的好?

一般情况下,山猫是不会去老马太太家的。山猫一直对母亲的死耿耿于怀,也不耻老马太太的为人,但这次他是非去不可了。

老马太太家早就坐满了人,有吴大宝他爸老吴,李铁子他爸他妈,赵狗子媳妇,张顺他妈,赵寡妇……

其实山猫一直都不屑与这些人为伍的。但这次他只能到这里来了。吃晚时,李铁子在外面喊他,约他一块儿去张顺家,山猫拒绝了。山猫当然有理由拒绝。他山猫可不是没有肚量,这点儿必需要说明白了。你们以为张顺上班是干部,见的事面多,想请他帮着拿个主意?屁,别人不知他张顺咋回事儿,他山猫还能不知道吗?再说没见张顺他妈都上老马太太家来了吗?连他妈都不相信他,他山猫会傻到信他张顺?他山猫也不相信老马太太。他山猫来老马太太家是看热闹的。就算他山猫相信老马太太,老马太太好歹也是地区主任不是?他张顺是啥?就一拾荒的。这还是说好听话,说不好听话就是一捡破烂的。

山猫进老马太太家时已没有坐的地方。这让山猫有点儿不舒服。好在来的时候故意穿雨靴在拉圾堆里踏了几脚,进门时留下了一串脏兮兮的印迹,总算出了口恶气。

大伙儿还是嫌动迁标准不合理,要求老马太太出面给讨个说法。老马太太说,你们糊涂了?我和你们能一样吗?我是地区干部,哪能领着你们闹事儿呢?老吴说,刘主任,这可是大家都有利的事儿,你可不能当甩手掌柜的。老马太太说,瞧你这话说的,我能甩手不管吗?虽说这事儿我没办法直接出头,但还可以出出主意吧?咱区被列为三类区是谁改不了了,房子给的价格是不高,但有照的房一平方换一平方,面积不够的,花钱买面积也是一千二,说起来咱也没吃亏。房子面积小的,还占便宜了呢?不信你全市走走看,看一千二一平方能不能买到二手楼?没照的按仓房算,一平方一百五,确实是少了点儿,大伙儿起来到市政府找一找,闹一闹,涨几百块钱还是没啥问题。我估计能涨到三百。闹好了,五百也有可能。但我估计不大可能超过五百……

山猫极为不屑。山猫当然有理由不屑。山猫是谁呀?山猫本来就不屑与这些人为伍,现在就更不屑了。老马太太说了半天,嘴丫子直冒白沫,有一句有用的话吗?没有。一句有用的话也没有。他们居然还听得津津有味的,真不知道他们这都是什么智商。不过对他们也不能要求过高,一群生活在贫民窟中的小市民,也没见过啥事面,拿着芝麻绿豆大的地区主任当救世主了。

离开老马太太家时已经很晚了。山猫没带手表,离开时也没看老马太太家墙壁上的挂钟。他是透过玻璃窗看到赵狗子家打麻将的人都散了才知道的。几乎在赵狗子家打麻将的人每天都玩到后半夜,给赵狗子家留下挥之难去的渺渺烟雾和满地的烟蒂。

这时,赵狗子夫妻正在打扫卫生。山猫就有了一种消费的欲望。其实山猫兜里也没有多少钱,但他就是想去消费。他认为他山猫终于到时来运转的时候了。人要发达,挡都挡不住。他山猫现在就处在这个阶段。

赵狗子看山猫的表情有点儿怪怪的。不怪赵狗子不欢迎他,凭他的经济基础也买不了多少东西,尤其是还这么晚了。不过山猫不会和他计较的。山猫是谁呀?再说这眼看就要发达了,谁还会和一个小市民一般见识?

山猫不慌不忙抄起电话,给他在乡下的一位表哥挂了个电话,求他表哥替他租间房子。赵狗子笑了,咋地?准备交钥匙了?山猫说,还没有。但是早晚不都得交吗?到时房子肯定不好租,先租下,省得到时着急。赵狗子媳妇说,没看出来,你还挺有心计。山猫很是得意。几乎忘了自己是来消费的,直到赵狗子媳妇连着打了几个哈欠,山猫才想起来。打了半斤一元一斤的劣质小烧,一小包榨菜,一小包豆腐干,一小包花生米,加上刚才打的那个电话,正好三元整。出门的时候,山猫想,明天准是一个艳阳天。

                                                        己发于2011年2期《巫山》

  评论这张
 
阅读(1477)| 评论(1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