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往生者  

2011-10-19 16:41: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广雨辰

往生者是一只白手套。确切地说,往生者是一位年愈古稀的老奶奶的白手套。

这位老奶奶娘家姓吕,夫家性高,邻居们都叫她高奶奶。叫的久了,仿佛本姓便迷失了,甚至连高奶奶本人也淡忘了自己的本姓。高奶奶一辈子没有开过怀,因此,高奶奶受了老伴儿高爷爷一辈子气。"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古训一直困扰着高爷爷,也同样困扰着高奶奶,为了能给高家留下一男半女,高奶奶又是烧香又是拜佛,绞尽了脑汁,想尽了办法,也没能给高家生下一男半女。高爷爷气得胡子直翘,有人没人张嘴就骂高奶奶是匹没本事的母骡子,不会下蛋的老母鸡。原是自己没本事不争气,也难怪人家生气骂了。但不管怎么说,高奶奶在家吃气是事实,高奶奶好脾气也是事实,至少左邻右舍那么多的高邻,就从没有人见过高奶奶发脾气。

虽说在家有些吃气,高奶奶还是很知足,毕竟高爷爷没有休了自己。高奶奶心里明白,这也就是借新社会的光了,要是搁在旧社会,恐怕自己早就让人家给休了。为此,高奶奶一直感到很愧疚,感到对不起高家的列祖列宗,感到对不起老伴儿,所以一直对高爷爷逆来顺受。

年轻时求子,求过送子观音,虽说也没能怀上,但高奶奶还是从此成为了佛家的一名虔诚信徒。成为佛家虔诚信徒之后,高奶奶的心态就更加平和了。佛家一切讲缘,讲因果报应,听得久了,高奶奶便想,这或许就是佛家所说的孽债吧。前生欠下的孽债总归是要还的,之所以今生如此,或许就是因为自己前世所欠孽债太多。为了偿还前世所欠孽债,于是,高奶奶便在家里设了佛堂,一尊接着一尊地将佛界诸神请到家里,释迦牟尼、观世音菩萨、普贤菩萨、文殊菩萨、弥勒佛,整整供了半堵墙。后来,不知听谁说的,佛道是一家,便把三清四帝也一古脑地请了回来。后来,高爷爷因病往生,高奶奶便更加一心向佛了,几乎把家改造成一座小寺庙。毎逢初一、十五,都有许多善男信女就近来高奶奶家烧香拜佛。

神佛喜清静,高奶奶亦有洁癖。于是,每日清晨打扫神龛便成了高奶奶的必修功课。打扫之前,为了表示虔诚,高奶奶总是戴上一付事先准备好的白手套。每次打扫完毕,都会把白手套洗净晾干。洗的虽久,白手套却依旧洁白通透。邻居乔婶便以为高奶奶生性节俭,舍不得花钱买新手套。便买了付新的白手套亲自送过来。高奶奶接过手套便笑了,就对乔婶说,世上万物都是有灵性的,不论是花草还是山石,哪一样不需要我们去善待,去呵护呢?你可别小瞧了我的这付白手套,它可是一直陪我打理神龛的。有句老话儿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么多年了,它也是有道在身的。说的乔婶脸便红了。

高奶奶认为白手套具有灵性已经是很长时间的事儿了。为此,高奶奶还特意去了趟城郊长青山长青寺向主持大和尚释慧明请教。释慧明双手合什,一连念了十几声南无阿弥陀佛说,居士忘了吗?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故空中无色。所说即是这个道理。高奶奶似懂非懂,却更加坚信白手套是有灵性的了。

其实也不怪高奶奶似懂非懂,就是大学生又有几个真正是能读懂古文的?就不要说一共也没念过几天书的高奶奶了。虽不尽懂,但高奶奶还是凭着对仙佛虔诚的信仰理解了一些,就是在菩萨眼中,所有的生灵物件都是平等的,所有的生灵物件都是有灵性的。更何况终日事佛,阅经无数的白手套呢?若按此推论,白手套早就被开光成为法器了。从此,凡有佛事,白手套便一直戴高奶奶的手上。

也就是从那天起,两个本来很生份的邻居便热络起来。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真不假,很快乔婶也成了一名虔诚的佛教信徒。

乔婶家住在高奶奶家的前院,身后还有一个令人羨慕的三口之家。丈夫乔志在市环卫局扫卫生,儿子乔桥在职业高中混了两年后便步入了社会,考个驾照当起了的哥,唯令乔婶头痛的是儿子乔桥的婚姻大事。乔桥勤恳孝顺,乐于助人,哪哪都好,就是在婚姻上不让乔婶省心。也不知儿子是随谁,早熟的厉害,初中还没毕业便处了个女朋友,两个人整天腻在一起,想起来都让人头痛。

儿子的女朋友名叫常虹,是乔桥的同班同学,据说家里面还开着什么公司,属于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之一。但乔婶就是瞧她不顺眼。并且不是一般地不顺眼,而是见面就烦。尤其是看不惯常虹的着装,坦胸露腹的也就罢了,还故意把一头黑发染成火焰色,瞅着就觉扎眼,张扬的简直就像一只进口洋鹦鹉,要多寒碜就有多寒碜。可是,就是这副尊容,乔桥却宝贝的不得了,真搞不明白儿子到底是看上她啥地方了?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女人家都喜欢在家长里短中过生活,乔婶自然也不例外,便将自己的心事儿对来家中串门邻居杜大妈说了。杜大妈便一本正经对乔婶说,我早就瞧着乔桥这孩子有点儿不对劲儿,你这么一说就对上了。乔桥这孩子一定是冲着什么了。乔婶吓了一大跳,猛地回想起乔桥小时候得过一场怪病,打针吃药都不见好,只好抱着乔桥去看大神儿。大神儿说乔桥前世是位有道高僧,因为忤犯了天条才被贬到人间,要想一生平平安安就必需在病好之后烧个替身,否则会一生不太平。乔婶立时就有些心动,回去便丈夫说了。乔志一听就火了,说你少听大神儿胡咧咧。乔婶说,这方面的事儿,不能全信,也不能不信,反正按大神儿说的烧几张纸儿送送也送不坏,今儿晩看看结果不就知道了。乔志一想,也是这个理儿。中国人哪家哪户不逢年过节的烧几回纸呢?便按大神儿说的法子烧纸送了,乔桥的病却丝毫不见好转,烧替身的事儿也就抛在了脑后。不过,从那以后,乔桥真还没有消停过,一年到头的不是打针就是吃药,直到上了初中,才不再闹病。算起来一共也就消停了那么几天,这不,就把这么个货色领了回来。

乔婶越想越后怕,忙问杜大妈,乔桥到底冲到什么了?杜大妈说,我哪有这道行呀?但我知道有位仙家道行挺深的,赶明儿我领你去看看,让她给破破就分开了。乔婶忙不送地应了。

有了上回的经验,这回乔婶学乖了,便瞒着乔志去看了回大仙。也不知怎么,去了就让大仙给迷惑住了。正是因为乔婶信仙,所以高奶奶才一直对乔婶很生份。高奶奶一直认为,仙家不过是旁门左道,只有神佛才是正道。直到后来,高奶奶为了佐证白手套是否有灵性而特意去求教释慧明大和尚,从此才把仙家也视为可度化的众生之一,两位邻居才最终热络起来。

大仙们没少使法子给乔桥破,但越破乔桥和常虹就越起腻,破的连杜大妈都有些灰心了,就央求大仙好好给看看。大仙无意间往乔家住的方向一看,顿时大惊失色对乔婶说,你赶快走吧,你家的事儿我破不了。信我的话,也别在找人破了。乔婶不知所措,愕然向杜大妈求助。杜大妈失求再三,大仙才说,她家附近藏龙卧虎,这个人的道行比我深一百倍,把我的法术全都解了,还怎么破?据我刚才观察,恐怕全市也没几个人比她的道行再深了。杜大妈说,不可能呀,我两家住邻居,附近有没有仙家我还不知道吗?大仙不悦,你们不说实话也没关系,反正我也破不了。乔婶说,我们哪敢骗你,我家附近就有一个供佛的。大仙连说,难怪难怪,佛神是上仙,我们这些散仙见了哪敢不让道?两个人再问,大仙便神神秘秘一言不发了。

经大仙提醒,乔婶这才想到高奶奶,转过头来又来求高奶奶。高奶奶笑了,说如果有缘,谁也不可能拆不散他们,如果没有缘,不用拆也会散。乔婶似懂非懂,就跟着高奶奶信了神佛,每日在神佛面前烧香许愿,就是希望儿子早日和常虹分手。

或许神佛真的有灵,常家的公司做大了,南方设了个分公司,人手不够,常虹便去了南方,说好立稳脚跟让乔桥也去的,不想分的久了,又有了新欢。乔婶闻迅别提多兴奋了,便跑来告诉高奶奶。高奶奶听了连连叹惜,罪孽呀罪孽!说的乔婶一头雾水。

乔婶做梦没想到失恋对乔桥打击会那么大,乔桥整个人都改变了,整日浑浑噩噩的,没有一点儿生机。不过几日,便在一个雷电交加的下午,和一辆迎头开来的货车撞在一起……

 

一路上,乔婶昏过去了好几次,醒来便趴到透明棺椁上哭嚎,哭的连开灵车接乔桥尸身上路的司机都流下了眼泪。及至火葬场,乔婶便更不能自已了,疯一般地扶在棺椁上,说什么也不让火化。亲朋邻里们好歹把乔婶拉到一边,回身却见乔志又昏死了过去。

自打得知儿子的死讯,乔志便水米未进,也不说话,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地流眼泪。高奶奶比任何人都清楚,无法发泄的伤痛其实更伤人。事到如今,高奶奶唯一能做的就是守在乔志的身边了。果然不出所料,看到儿子的尸身既将火化,乔志便再也忍不住了。

本来乔婶是准备留下骨灰的,高奶奶说,乔桥没结婚,逢年过节谁能想着给他送纸钱呀?留骨灰不是让孩子在那边找罪受吗?乔婶不信别人,就相信高奶奶,便决定把骨灰吹了。

火葬场内还有一块专门用来焚烧纸衣物烧纸的场地。乔桥没后人,按中国人传统应该把生前用过的衣物全部烧掉。高奶奶便喊几个年青人捧着乔桥生前的衣物跟着她去焚烧炉。年青人手脚麻利,干这活儿却不行。高奶奶热心肠,便过来帮忙往焚烧炉里扔衣物。不想毕竟是上了几岁年纪,手脚不及年青人灵活,竟被人一把拽掉左手的白手套,连同乔桥的衣物一同扔进焚烧炉中。高奶奶扬着手喊,我的手套,我的手套,却没人理会她。望着焚烧的衣物,高奶奶黯然神伤,跟了自己这么多年的白手套居然也没摆脱往生的命运。呆立半晌,将另一只白手套也仍进了焚烧炉。

 

从火葬场回来,亲朋邻里们都不约而同地去了乔婶家。高奶奶本来也是要去的,但不知为何,离开火葬场便感到身子骨又困又乏的,一动也不想动,反正乔婶家亲朋邻里一大群,也没有人注意她,高奶奶便悄悄回家了……

 

亲朋邻里们在乔婶家一直坐到后半夜才回家。折腾了一整天,杜大妈也乏了,回到家竟然一觉睡到了天大亮,洗了把脸,饭都没顾吃便跑去了乔婶家。

乔婶家早已经坐满了人,看乔婶两口子的神情似乎昨晚一夜未睡。那么大的孩子,又是独生子女,说没就没了,放谁头上还睡的着呢?

杜大妈陪着乔婶流了一回泪,想劝似乎又找不到什么合适的词句,不劝吧,坐在那陪着流眼泪又似乎不是回事儿,便抹了把眼泪起身告辞了。

离开乔婶家,杜大妈突然感觉高奶奶好像没来乔婶家,再一回想,似乎昨天从火葬场回来就没见过高奶奶,心中不勉划了个大大的问号,两脚便不由自主地来到高奶奶家。

高奶奶家门没上锁,但却是大门紧闭。上前一推门,却发现是倒插的,杜大妈更觉诧异了。按说这时候高奶奶早就该起床了,便敲了敲门,里面仍没有动静。杜大妈便感不妙,有心想去叫人,又怕自己小题大做让人笑话,一走了之,又怕高奶奶真的有事,忐忐忑忑等了一上午,也不见高奶奶家开大门,杜大妈这才慌了,连忙跑去地区向主任汇报。高奶奶是市里有名的五保户,地区主任哪敢怠慢?一面打电话报警,一面亲自赶到高奶奶家门前。不一时,派出所民警赶了过来,简单地询问了一下情况,便决定派一名年轻民警跳墙进去把门打开。年轻民警跳进去开了院门,杜大妈便抢先进去直接奔供奉神龛的西厢房,却见高奶奶盘腿端坐在那里已然往生。模样有如老僧圆寂,面色竟与生前无二,只是高奶奶从没做过比丘尼,不知是否能叫做圆寂?

                                 发于2011年第10期《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90)|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