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酒桌上的故事  

2014-05-18 15:59: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广雨辰

我喜欢弄文字,但绝对算不上什么作家,故此,我非常喜欢听人讲故事。我的许多文字作品,就是在听完别人的故事后,经过提炼加工再创作而成的。而我听到的那些故事也大都是在酒桌上听说的,这就不得提一下国人的习性了。

国人有个习性,叫无酒不成席。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我才会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素材。但有一个故事,虽然也较有趣,我却怎么也无法把它变成文字。

一天,朋友聚餐,正值酒酣耳热之际,朋友甲突然爆出一条内部新闻,由我市荣升省交通厅副厅长的老K被省纪检双规了。大伙立刻竖起耳朵,敬听下文。甲却卖了个关子,呷了口茶,之后才神秘兮兮地对大伙说:据可靠消息,老K是栽到一个女人手。这女人是老K的小三,受宠时,老K曾答应把她的工作关系调到省交通厅,但不知何故,一直没办成。后来女人失宠了,工作无望,日久生恨,便到省纪检检举了老K。大伙听了,无不感叹,这当官的咋就都过不了女人这一关呢?

次日,在另个酒桌上,我便有了卖弄话题。朋友乙却一脸不屑地说:你是听谁白话的?这人都是咋地了?咋一听说有官员落马,就往男女关系那方面想呢?俗不俗啊?还是我告诉你真实案情吧。老K在省交通厅主管基建,有位大老板想从他手中承揽段高速路,老K也答应,礼也收到手了,却不料又有人从中插了一扛子,硬把这事儿给搅黄局了。是这位大老板心头不忿,到省纪检检举的老K

异日再有酒局,我便不敢卖弄了。我是不敢了,但还有不怕事的主儿,便又提及此事。朋友丙差点儿没笑喷,说:你们呀,咋都这么天真呢?也不动动脑子想一想,老K是干啥的?在咱市当了那么多年的交通局局长,啥事面没见过呀?还能因为这点儿小事儿翻船?收人财物,与之消灾。这潜规则连平头百姓都懂,老K能不懂?告诉你们吧,老K是因为带了二十万美元现钞去看留学加拿大儿子,在加拿大海关被查犯的案。

再异日,在另一个酒局上,这个版本被朋友丁斥为扯淡。朋友丁说:加拿大海关不允许携带超过一万美元以上的现钞入境,地球人谁不知识啊?老K又不差钱,至于为省俩手续费冒险带二十万美元现钞入境加拿大吗?你们呀,纯是听风就雨,跟着瞎传。老K栽在加拿大不假,但却不是像你们传的那样,因为带了二十万美元现钞在加拿大海关被扣,而是因为老K的儿子在加拿大玩大了。一个普通留学生,也没什么收入来源,整天花天酒地地开着台悍马去上学,引起了加拿大检方的注意。一调查才知道,他父亲原来才是某省交通厅的一个副厅长。加拿大检方便通过外交渠道通报给中纪委,省纪检这才开始介入调查。

虽说版本各不相同,但从老K一个半月没有在任何新闻媒体露面,至少这事儿就不可能是空穴来风。谁也不曾想,又半月后,老K却高调返回市里参加一条高速路的峻工剪彩,峻工剪彩的新闻报道当天中午便上了市有线有闻。

翌日,朋友聚餐,朋友戊便谈及了此事。朋友戊说:知道老K为什么回来吗?老K这是回来辟谣来了。小样,瞧前一阵把你们能的,一个?个简直都快通天了,这回知道啥叫打嘴了吧?人家那边不过是刚受到一点组织调查,你们就把人家打到十八层地狱里去了。顿了一顿,突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对大伙说:我告诉你们个可靠消息吧,老K抖擞大劲儿了,刚在咱市剪完彩,回到省城就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发于20145期《时代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61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