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忌烟(外一篇)  

2014-05-21 07:12:2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广雨辰

老章说,他要忌烟了。老婆嘲笑说:“你要是能忌烟,我就能忌饭。

不怪老婆嘲笑,老章说忌烟五六次了,哪次真的忌过?

但这次老章似乎真的准备忌了,光口香糖就买了一大包,只要想抽烟,就取出一棵放在口中。不到一个月,口香糖就吃光了,烟隐却丝毫未减。

老婆讥讽说:“你快别忌了,别再烟没忌成,再吃出糖尿病来。”

老章不理老婆的冷嘲热讽,又花了一千多块,买了支电子烟,每天都叼在嘴里,过吞云吐雾的隐。虽说这一个月再没有买烟,但烟也没忌成。等到老章把电子烟丢到一边,烟却又不知不觉捡了起来。

老章不死心,又跑去忌烟中心,才半月下来,就交了八百多块忌烟费。钱虽没少花,却一点儿没见效。

但老婆那边心痛了,说:“你这哪是忌烟啊?这不纯粹是祸害钱玩吗?”

老章也觉窝火,自己吸烟,一个月也不过花三百多块钱。可自打忌烟,不过才两个多月,就花去了三千多块,并且烟还没忌住。搞的老章也有些灰心了,就寻思:干脆,我也别再瞎折腾了,我就从现在开始,每天酌减吸烟支数,能彻底忌了更好,忌不住呢,就这么着吧。可令人没想到的是,不过半年,老章居然彻底地把烟忌了。

老婆说:“你还真打算让我忌饭啊?

老章问:“忌什么饭?

老婆说:“我不是说,你要是能忌烟,我就能忌饭吗。

老章说:“你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

发于2014年第6期《辽河》

钓鱼

我去钓鱼。

头戴一顶草帽,手拎一条方凳,肩扛一把鱼杆,来到河畔。

在河畔,垂柳成荫;柳阴下,有五七个垂钓者,或坐或立,悠然自得。

我寻了一平坦处,背靠着垂柳,垂杆独坐。

不远处,一青年垂钓者手一抖,便钓上一尾大鱼。立时,鱼身上粘满了令人惊羡的眼球,而唯有我目不斜视,静如涅槃。

我的独特举止吸引了青年垂钓者。青年垂钓者收鱼篓中,立好鱼杆,径直走到我身侧。我虽感觉到青年垂钓者的温度,却依旧执著地二目微阖,注视着距离水面半尺有余的直钩。

青年垂钓者笑了,环抱双臂问:“你是在学姜子牙?”

我轻轻摇头。

青年垂钓者问:“不是学姜子牙,那你为什么要一直这样钓鱼?”

说:“我有我之乐;你有你之乐;鱼有鱼之乐。虽同在一个空间,却互不相扰,这不是很好吗?”

青年垂钓者问:“鱼有鱼之乐?鱼也知道乐吗?”

我反问:“人既然能乐,鱼儿为什么就不能乐呢?”

青年垂钓者问:“那鱼什么时候才会乐呢?”

说:“鱼儿离不开水。鱼儿当然在水中才会乐。”

青年垂钓者问:“那鱼什么时候会不乐呢?”

说:“鱼儿离开水。”

青年垂钓者笑了,说:“你瞧我这话问的。你每天这样钓鱼,就是为了鱼有鱼之乐吗?”

我点了点头,复又摇了摇头说:“你说的只对了一半。人能乐,动物能乐,山川河流也能乐。山川之乐,山青水秀;河流之乐,鱼虾相戏。一旦鱼虾捕绝,河流必为之哭泣,山川必为之变色,人居其间,想乐也就乐不起来了。所以我在此是即乐又悲呀!”

青年垂钓者轻轻地摇了摇头,缓慢地走开了。

几个小时后,我收起鱼具,拎着方凳离开了河畔。才走出十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叫我,我回过头,看到那青年垂钓者笑着把鱼篓中的鱼放回河中。

                                             发于2014年第6期《辽河》

6期同时发的评论,有一节专门评我小说。第1次,高兴下。也感谢曹世忠。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辽河》6期小小说述评

                                            曹世忠

六月,骄阳似火,万木争荣,小小说的创作也呈现一派郁郁葱葱生机盎然的绿意,映入眼帘。本期刊载的八篇作品,又带给读者哪些新的艺术享受呢?

一叶知秋。作品通过生活中很平凡琐碎的事件,写出了人心的幽深,人性的复杂,具有一种时代感、现实感。范志军的《探视》讲述了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但因为选择了一个全新的角度,让小说变得别出心裁,在一瞬间变得诙谐而深刻起来。到市里开会的贾校长,受五霞老师的委托给正在生病的父亲带500元钱,偏偏碰上局长的岳母住院;自己要是不前去探视(送礼),咋在“教育(圈子里)”混呢?无奈之际,只好剜肉补疮,把五霞老师给的钱挪用了。“那老头(贾校长)长得比姥姥还老,可却叫姥姥伯母。探视病人,又不是庆祝买卖开张,还要讨个吉利发(800元钱)呀?”年轻保姆的笑声里透视出现代人的情感景观和精神状态,仿佛一场看不见硝烟的战争,无声无息却又血肉模糊,伤筋动骨;其中有人性的迷茫和挣扎,也有对世道人心的拷问。“穷住大街没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闫红英的《随份子》读了让人心酸、心悸、心痛。李二审的发小淑兰抱大孙子了,她把自己转悠了好几座山捡蘑菇挣来的100元钱随份子,因为钱少而尴尬,而羞愧,而受到昔日朋友的冷遇。小说叙事漂亮,笔力深透,却又不着痕迹;字里行间深藏着的对世态炎凉之风控诉和鞭挞,从而产生了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

立意高远,蕴藏的思想深度和哲理给人启迪。广雨辰的《忌烟》和《钓鱼》行文简洁,耐人寻味,似漫漫长夜中一盏明灯,指点迷津,照亮了人生之路。两篇都采用对话的形式刻画人物,朴实里闪烁正能量,含蓄中蕴藏大智慧。“山川之乐,山清水秀;河流之乐,鱼虾相戏。一旦鱼虾捕绝,河流必为之哭泣,山川必为之变色。人居其间,想乐也乐不起来了。”作品以物喻人,以物喻理,让作品充满张力,流淌出浓浓的文学美感;读着,仿佛品一杯老窖酒,芬芳四溢,意味悠长……

著名作家张玮说:“写作中,文字落在纸上的时候,心中一定是伴读的,也就是说,我们的写作是伴着默读进行的。这就有个节奏响在心里。” 读张若梅《房客》和锦江的《驿站小酒店》,就分明扑捉到了作家植根于生活土壤之中,不断学习群众中新鲜灵动语言的新亮点。“和钱没关系,我只是觉得浪费水电心疼。”一句话把房客崇尚节俭,质朴真诚的性格描述出来,让“我”的狭隘和低俗无地自容。姥姥问酒店的招牌“家俭诚厨”(居家简朴厨餐诚实之意)四个字行不行,“我”却误解为“加减乘除”;此细节极有个性,寥寥数语使一个坚守正直诚信,守望精神文明的退休教师形象跃然纸上,栩栩如生;温暖了读者,温暖了人间。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如果求全责备的话,个别作品的构思还稍显粗疏,人物语言有些概念化,带有说教的味道。瑕不掩瑜,《辽河》6期的小小说依然枝繁叶茂,硕果累累,大都属于上乘之作——“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用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这两句诗歌,来概括其取得的思想和艺术成就,是再也恰当不过了。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3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