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我是狼  

2015-03-17 13:33:2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广雨辰

越过前面那道山岗,就来到了辽阔的平原大地。那里有一望无际的丰美水草,也有种类繁多的野生生物。那里是野生王国的乐园,也是我们家族天然的狩猎场。每年这个时候,我们家族都会在峰的带领下,翻越过无数座道山岗,来到这片大草原上狩猎。

峰是我们这个的家族首领。峰有高贵的血统,他的父亲岭就曾是我们这个大家族的首领。峰就是在他的父亲老首领岭死后顺理成章地接替了首领的位置。

做为家族的首领,峰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也只有峰才有权力决定我们家族的命运。每当春暖花开,峰就会带着我们迁徙到这片平原。

峰总是昂首挺胸地走在所有家族成员的最前面,显得既骄傲而又自满。我知道,峰的骄傲和自满都来自于他高贵的血统。

紧随其后的便是岐。

岐是峰的长子。从峰开始率领家族成员迁徙的那一刻起,岐就一直若即若离地跟随在峰的左右,以此来显示他与家族成员与众不同的身份和地位。家族的所有成员都清楚,迟早有一日,岐也会像他的父亲峰一样在自己的父亲死后成为这个家族的首领的。

岐骄横跋扈,一如昔日的峰,除了对异性,几乎对所有的同胞兄弟都流露出不屑一顾的高傲神情。我清楚地知道,岐的这份高傲,也同样源自于他高贵的血统。

走上高高的山岗,峰停下脚步,像尊神一样俯视着眼前这片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直到许多年以后,我还一直坚信,在这一刻,峰的脑海中已经勾画出一幅足以震古烁今的宏伟蓝图。在这片辽阔的平原大地上,一个充满活力的新王国即将诞生,而峰便是这个新王国当之无愧的王者。

峰气宇轩昂,孤傲不群,甚至连眼角眉梢都透着刚毅与冷峻。因为峰知道,他的新王国即将在一场盛大的狩猎中诞生。

就在峰的目光在草原上掠过的一刹,峰便锁定了猎物。一只衰老的羚羊。于是,峰轻轻地舒展了一下身躯,便阔步向他锁定的猎物靠去。不需只言片语,我们便知道,狩猎已经开始了。我们要做的就是紧跟在峰的身后,协助他将猎物和动物群分开。自然,岐仍是若即若离地紧随其后。家族成员也只有岐有这个资格。

很快就有猎物发现了王者一一峰。

猎物们警觉地停止了一切活动,齐刷刷地把头朝向这边。如果有汗腺,我相信猎物们一定会冒出冷汗。大草原立时出现了一片死寂。

峰视猎物们如无物,依旧阔步向它们走去。一百米、九十米、八十米、七十米、六十米、五十米……

猎物们开始骚动了,不安地做出各种令人难以理解举动,甚至有些已经准备逃离。就在猎物们犹豫不决之际,峰像支离弦的箭,迅急地向他锁定的猎物扑了过去。猎物们受到惊吓,慌乱地抹头四散,趁着慌乱,岐带领着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只老羚羊从猎物群中隔离出来。再强健的猎物,一旦被隔离开种群,等待它的也就只剩下一个结局了。

直到许多年以后,我仍对那天的情景记忆犹新。在经过整整一个慢长的冬季之后,我们家族终于成功地度过了食物匮乏期,从此,我们家族将暂时告别食不果腹的时代,步入我们家族的黄金时代。

尽管一头肥大的羚羊足够我们家族饱餐一顿了,但是一一依照惯例,我们还是自觉地退到一边,眼睁睁地看着峰和岐把最富有营养的那部分拿走,这才敢蜂拥而上来夺取我们作为家族成员所应有的那份食物。

峰和岐之所以会这么做,也并不仅仅是自私,而更多的是在行使他们作为家族首领所应享受的权力。或许是几万年了,或许是几百万年,我们一直是这么度过的,不论食物匱乏也罢,丰盛也罢,家族首领总是会得到最富有营养的一份吃饱喝得,才会抡到我们。我们毫无怨言。虽说难免有时也会虎视眈眈,但没有一定的把握,我们谁也不会轻易地去挑战家族首领的权威。

这就是我们的生活,狩猎、分食、休息,假如再没有别的欲望的话。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我们都将这样生活下去,一直到死。尤其是像这样,衣食无忧。

也就是仅仅几天吧,我们平静的生活再次被打乱了。一个新的家族出现了。这个新家族的出现,意味着峰的王国出现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者。

峰第一时间冲了上去。作为家族首领,峰有义务在危险来临之时挺身而出保护家族利益不受侵蚀,更有义务维护他的王国不被侵袭。

新的家族首领也冲了出来,两个强者针锋相对,互不相让,都露出舍我其谁的雄霸者姿态,向对方发出威胁。岐也不失时机冲了上去,以此来显示他与众不同的家族地位。

岐的出现,无疑打乱了两位家族首领的步骤,也使新的家族首领倍感受到威胁,惊恐之下,局势迅速地失去了控制,瞬息间便演变成两个家族的一场混战。所幸的是,混战很快就结束了,在峰的带领下,我们成功地驱离了侵略者。但新的家族首领似乎并不甘心就此被驱离出大草原的命运,尽管他的家族成员多数受伤,但仍固执率领家族成员在不远的一道土岗上暂住下来。毕竟找到一块水草丰美,猎物充沛的狩猎场是不容易的。

对此,峰颇感头痛。因为峰知道,虽然暂时驱离了新的家族,但外来威胁并没有彻底解除,而那个新的家族仍在虎视眈眈地威胁着他的王国。只要新家族一天不离开大草原,对他的王国威胁就一天无法解除。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

经过一番思索,峰决定立刻采取果断措失,彻底地根除外来威胁。

是夜,峰将家族成员分成两队,一队由岐率领,一队由他亲自率领,借着夜色的掩护,悄悄地逼近新家族潜伏下来,一直等到下半夜,估计新家族成员都进入了梦乡,这才突然率家族成员从两个方向掩杀过来。

杀戮是残酷血腥的,几乎新家族成员还没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便有一多半家族成员糊里糊涂地丢掉了性命,等到剩下的家族成员回味过来,一切已然了无悬念。尽管新家族已经对峰的王国构不成任何威胁,峰还是残忍地将除了雌性之外的新家族所有雄性成员全都杀戮干净。而所有新家族的雌性成员也都将成为峰的妻妾。

在失去雄性成员之后,即便是拿鞭子驱赶她们,她们也不会离去的。

但,我的家族却并没有因此而平静,尤其是岐,对新加入家族的异性成员产生的浓厚的兴趣。其实对新加入家族的异性成员产生的浓厚兴趣的又何止岐呐?

按照我家族的习惯,家族所有雌性成员都是家族首领的妻妾。在一场杀戮过后,家族突然多了许多雄性成员,对家族的雄性成员来说,无疑是增添了许多不确定的机会,蠢蠢欲动是在所难免的。尽管峰已经拥有众多旳妻妾,但峰还是坚定地维护着他应有的权力,不允许家族任何雄性成员接近新雌性成员一步,甚至对岐也不例外。

峰的霸道,明显让岐感到不满,我甚至在岐的眼光中读到了仇恨的种子。我坚信峰也读到了,但峰却漠然视之。或许在峰的眼里,岐还远不够成熟。

 

岐看上的是媛。

或许被刚才的血腥杀戮吓坏了,媛吓得连头都不敢抬,颤抖着身子直往家族成员的身后躲。媛就是在这个时候进入了岐的眼帘。

媛娇媚柔弱,楚楚可怜。越发激发了岐的雄性本能,兴奋的他又蹦又跳,围着媛撒了几个欢,见峰没有反映,胆子越发大了,突然冲了过来,将媛与新家族成员分离出来。吓得媛连声尖叫求助,只是刚才的血腥杀戮还都历历在目,新家族成员还有哪个敢挺身而出呢?

岐的举动,强烈地刺激着家族的其他雄性成员,立刻便有不甘寂寞地雄性成员围上来跟着起哄。岐越加兴奋,猛地向媛身上扑了过来。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不知为何,我连想都没想,便冲了上去,像座山一样地横亘在岐和媛的中间。

岐蓦然一惊,待看清是我,立刻向我发出警告,让我别管闲事。

我心头一寒,不觉有些胆怯,便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大步,正撞到躲在我身后的媛的身上。

媛写了一脸的惊恐,正在可怜巴巴望着我。在媛的眼中,我读到了期盼与感激,也体会到了做为一名雄性所应有的责任。虽在岐积威之下,难免底气不足,但还是硬着头皮又向前跨了一大步。

岐恼羞成怒。在岐的眼中,毫无疑问我是在有意向他的权威发出挑战,尤其是在我等级森严的种族中,这是绝对不能容忍的,更何况还有那么多家族的兄弟在看着他,不等我站稳,便吼叫着扑了上来。

其实,就在我硬着头皮向前跨了一大步的那一瞬间,我就知道,我和岐之间战争已经不可避免了。

岐高大威猛。在他的面前,我简直就是侏儒,很快便落了下风。更为糟糕的是,旁边还有几个岐的党羽,已在旁跃跃欲试,随时都有可能向我发起最后袭击。

正自危急,峰突然走了过来,并意外地向岐发出警告。岐愕然,但他很快又再次向我发起了进攻。

峰被彻底激怒了。峰不能容忍家族的任何成员无视他的存在。峰立刻做出反应,迅速地扑过来,将岐扑倒在地。

岐猝不及防,立时被扑倒。岐做梦也没想到峰会向他发起进攻,就地打了个滚儿,爬起来仓皇地逃到一边。也就是在那一刻,我看到岐的眼中充满了愤懑与怨恨。

自那以后,我就成了媛的保护神。不论是狩猎还是休息,媛总是不即不离地跟随在我左右。也许只有这样,媛才会感到安全。

一天,费了好大周折,我的家族也仅仅捕捉到一头小疣猪。媛没有分到半点食物,我便毫不犹豫地把自己分到的那一点点可怜的食物送给了媛。在那一刹,我看到媛的眼中充满了感激和柔情,这使我身上的雄性荷尔蒙分泌达到了顶峰。恨不得立刻走过去,依偎在媛的身旁,享受一下异性的温存。

但理智告诉我,我决不能这么做。几乎不用张望,我就清楚地知道此时一定有双眼睛在盯着我。

这双眼睛的主人便是峰。

其实峰那天并不是想为我解围。峰之所以选择出手干涉,完全是为了维护他家族首领的特殊地位。峰绝不容忍任何家族成员有一点点挑战他家族首领地位的举动,哪怕这个家族成员是岐,是他的爱子,是他百年后家族首领的继承者。也正因为如此,峰才不惜对岐施以颜色,让岐在家族成员面前颜面扫地。岐的愤懑与怨恨是可想而知的,但岐知道,他现在只能隐忍。

岐把愤懑与怨恨都转移我的头上。我对此心知肚明,也一直很忐忑。岐几次想寻衅报负我,都被峰冷酷的眼神所制止。在保护我的同时,峰也间接地维护了他家族首领的权威。而令峰没想到的是,岐对他的愤懑与怨恨却在与日俱增。更令峰没想到的是,岐还感到他家族首领继承者的地位即将要失去。

岐整日都生活在惊恐之中。因为岐知道,失去家族首领继承者的地位对他将意味着是什么?甚至在近一段时间,他都不敢与峰眼光相对。经过一番苦思,岐终于下定决心,要用他

自己的努力拿回曾经属于他的东西。

 

在一个血染半边天的黄昏,峰正在巡视他的王国,岐突然率领着他的几个党羽出现前方不远的一片草丛中。峰看到了岐,目光如两道犀利的电直刺过来,岐赶忙将目光错开了。峰眼中便只剩下了蔑视。甚至峰都后悔用正眼去看岐。

但让峰没想到的是,就是这个让他后悔用正眼去看的岐,在他走过他们身边的时候,突然间向他发起了疯狂的攻击,峰还没来得及做出反映,已经被岐几个压倒在身下。出于本能,峰奋力反抗,并用尽最后的力气向岐发起反击。

打斗声惊动了了家族所有的成员,但家族成员几乎无一例外地冷漠地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一任他们的家族首领被撕打的血肉模糊。

我感到不寒而颤。简直不敢想象,一旦让岐得逞,对我将意味着是什么?我是最没有理由坐视的。

我嚎叫着冲了出去,还没等冲到近前,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岐也受了伤,正在气喘吁吁地注视着我。

我知道,现在不论我做什么都已经没有意义了。现在这个家族已经有了新首领,这个王国已经有了新国王,他就是刚刚成功杀死老首领兼国王峰的岐。

我黯然停下脚步,看着岐高傲地率领着他的党羽向他的子民走去。我知道,在这个家族,我已经失去了继续留下来的价值。

我决定离开这个家族。

就家族成员即将进入梦乡的时候,我已经义无反顾地朝着我们迁徙的来原路走去。我漫无目的,走了整整一夜,又饥又乏,倒在一棵树下沉沉睡去。也不知睡了多久,还没等醒过来,便嗅到身边有食物的味道,睁开眼睛一看,果然面前有一块肉。心中疑惑,连忙起身四下张望,却见媛正躲在一棵树后佝这边看呐。

我欢快地跳了起来,把一切饥饿和全都抛在了脑后。尽管我的目的还不明确,但我知道,有媛相伴,我旅途将注定不会再孤单。我还知道,只有在无数道山岗的那一面,只有在一个遥远的未知之地,只有在一个远离岐的国度,那里才是我的希望之所在。

 

我知道,我的这段经历将注定会成为我家族发展史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或许在遥远的未来,还将作为我种族的一个传奇而成为小说家们创作文学作品的不朽素材。于是,我决心用自己的努力把这段经历完整地流传下去。我把她幻化成梦境,在一个有流星划过的夜里,走进了一位名叫广雨辰的作家梦里。遗憾的是,广雨辰慒懂地读完我的梦,摇头说,我读不懂。我点头说,这很正常,因为我是一匹狼。

但我知道,他迟早都会懂的。

                                 发于2015年第2期《莲花山》

  评论这张
 
阅读(4802)|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