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tongrun888 的博客

 
 
 

日志

 
 

自说自话  

2017-02-16 21:55: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广雨辰

按惯例,几乎所有企事业都会在星期一开个早班会,以用来协调和安排一周的工作。XX局也不例外。或许早已形成习惯之故,几位副局及各科室的正副科长来到单位,也不用人通知,便都自觉地来到局长逯铭久的办公室。当然了,无论开那种会议,无疑都是少不了局办公室主任敬伟的。谁让敬伟是公认的局里第一大总管呢?再顺便说一句,局里就有不少人在背后管他叫大内总管。甚至几位副局有时也在背后叫。其实这纯属多余,敬伟对大内总管一词并不反感,因为敬伟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是局里人在嫉妒他和大老板的良好关系。这就是典型的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其实大可不必,即便他们当面叫,敬伟也会坦然接受的。就像他自己也背后叫逯局为大老板一样。当然了,敬伟对逯局可没有那种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里。别说还在机关混了这么多年,即便一天没混过,敬伟这点儿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就目前来说,局长就是连换八次,也不可能轮到他敬伟。他敬伟现在的主要任务就是把逯局伺候好。自我定位摆正了,工作也就好干了。这也是敬伟当局办公室主任这么多年,一直深得逯局信任的主要原因。

这一天,敬伟仍旧按习惯先他人一步来到单位,几乎是踩着逯铭久的脚印跟进了局长办公室。其实敬伟先他人一步来局长办公室也没什么大事,无非就是陪局长唠唠嗑,帮局长沏沏茶,浇浇花罢了。但却不会做扫地倒垃圾之事。扫地倒垃圾是有专人负责的。当然,有时实在找不到话题,也会顺便汇报一下工作。总之一句话,既然来到局长办公室,就得主动找一些局长感兴趣的话题,如果不能找到局长感兴趣的话题,那还不如不来呢。

逯铭久喝茶也只喝英国顶级华祥苑品牌的红茶。英国人喝茶,一般都习惯于往茶中加上少许咖啡,逯铭久亦有此雅好。据说,逯铭久的这个雅好还是他年轻时在英伦三岛留学时养成的。毋需讳言,对局长的这个雅好,敬伟自是早已了如指掌了,否则,你就是借给敬伟两个胆儿,他也不敢跑到局长跟前来现眼啊。

敬伟泡好茶,伸双手递了过去。逯铭久接过,品了一小口说,你说你从来不喝英国红茶,可泡出茶的味道绝对是正宗的英国味。敬伟笑了,说,我没去过英国,也没喝过英国红茶,但就凭我对茶道的理解和研究,我沏的茶就不会错。在咱局,别的方面我不敢吹,要论茶道,我说第二,咱局绝对没人说第一。逯铭久点头说,就凭你沏的这手好茶,我信。你哪天有空儿也教教我,也省得总麻烦你过来帮我沏茶了。敬伟说,瞧您这话说的,咋还和我客气起来了呢?您只要是想喝茶,就只管喊我。逯铭久笑说,这样不麻烦吧?敬伟说,不麻烦,不麻烦。局长,您是不知道我现在对茶道痴迷到啥程度,我现在是看到茶就上手,您这不也是间接地帮我吗?逯铭久大笑说,你这张嘴呀,抹上点儿糖,比蜜还甜。敬伟赶紧陪笑说,局长,我这可不是跟您耍贫嘴。逯铭久伸手拍敬伟的肩头说,我知道,我知道。你还别说,我还真就特别喜欢听你说话。

正聊着,鱼文成、卓太三两位副局长一前一后走了进来。却原来,不知不觉中,上班的时间已经快到了。

鱼文成是常务副局长、卓太三主抓纪检,在局里都可谓是位高权重,开会之前,先他人一步来与局长沟通,自是有绝对必要性了。

但逯铭久的兴致仍在品茗上,挽起衣袖,看了眼手表,见离上班还有几分钟的时间,便又兴致盎然地让敬伟给两位副局也各沏了一杯。卓太三抿了一口说,怪不得局长就喜欢喝敬伟泡的茶呢?我敢说敬伟这茶泡的绝对比印象兰卡还正宗。我说伟泡,你能不能大气点儿,哪天有空儿教教我。

卓太三虽也爱茶,但他却不喜欢喝英国红茶,他说这话无疑是在故意挤兑敬伟。敬伟心知肚明,却也只能心中暗骂,脸上陪笑说,瞧您这话说的,我和您办公室离的又不远,您什么时候想喝茶了,只管喊我就是了。卓太三不依不饶,说,你敬大主任可是咱局的第一大忙人,我哪敢为了喝口茶麻烦你啊。敬伟说,卓局,您这就客气了,我就是一天再忙,也不至于连给您泡杯热茶的时间都没有吧?

鱼文成还算厚道,又看到逯铭久的脸上略有一丝不悦,赶紧笑着打圆场说,一会儿散会,就让敬伟跟你去办公室沏茶。逯铭久亦笑笑说,文成说的对,一会儿散会就让敬伟跟你过去。卓太三见好就收,陪笑说,我刚才是和敬伟开玩笑。别人不了解我,你们还不了解我吗?我其实就是一个土包子,可享受不了这洋玩应。对了,局长,今天的早班会有什么重要工作需要安排吗?

敬伟则赶紧掏出纸笔,准备记录。

逯铭久的脸色恢复了平静,喝了口茶说,机关工作,哪有那么多的重要工作?今天的早班会,还是要着重强调组织性纪律性。卓太三说,上次开会已经着重强调过了,这次再着重强调,是不是有点儿……。逯铭久说,组织纪律性看似小事,但对老百姓的影响却极坏,如不常抓不懈,还会助长其他的歪风邪气滋生,单从这点上看,我认为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局长即已做出决定,别人自然不好再说什么了。

说话间,已陆续有人赶来。不一时,人就到齐了。逯铭久清清嗓音说,都到齐了吧?都到齐了,就开始开会。今天这个会,我还是要着重地强调一下组织性纪律性。我也知道,自从党的党内监督条例和党风廉政建设公布实施以来,我局广大干部职工的组织性纪律性有了很大的提高,一些歪风邪气也有所收敛。诸如迟到早退,中途溜岗的情况也已基本杜绝了。但是,上班时间玩游戏,炒股,以及公事私办现象却依旧广泛存在,不作为,乱作为痼疾犹存,甚至还有某些人,抱着侥幸的心里,对来我局办事儿的照勒,照卡,照要。我这里想提醒在座的各位一句,在座的各位应该知道有这么句一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只要你不该伸的手伸了,不该吃的饭吃了,就迟早会露馅。我这里还想提醒一句,一旦露馅,别指望局里会顾忌影响,会出面保你。我在这里非常明确的郑告各位,你们谁出了事儿,谁自己担着。

卓太三插言说,我再补充一句,刚才局长的表态,不但代表局长本人,也还代表局党委。可能你们也都知道,从三年前开始,省纪检暗访组就一直有人长住在我市,几个月前,XX局就有一个上班时间玩游戏的被省纪检暗访组抓了典型。不要以为被抓典型只是点儿背,难道这其中就没有平时自律不严,组织性纪律性涣散的因素吗?我看组织性纪律性涣散应该算作最主要因素。这也就是局长再三强调组织性纪律性的最主要原因。

逯铭久点头说,太三说的好啊。不要以为自律不严事小,就可以不拿它当回事。在小节上不注意,迟早会在这方面要吃大亏的。在座的各位都是我局中层骨干力量,我要请你们回去替我向各科室的干部职工也都传达一下,要严肃地郑告某些个别人,不要总是抱有侥幸心里,而是要杀下心来努力做好工作。又回头问鱼文成,你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鱼文成轻轻咳了声说,那我就简单地补充几句。组织性纪律性固然重要,但是,我要强调的是,个人业务能力的提高和个人素质的提高也依然重要。我希望在狠抓组织性纪律性的同时,也不要忽略了个人业务能力和个人素质的提高。我们就有些这样的同志,以为进了局机关就万事大吉,既不肯专研业务,也不肯提高个人素质,大错不犯,小毛病不断,始终抱着混的态度,既不作为,也不做事。我们还有一些同志,业务能力不强,个人素质不高,但吃、勒、卡、要却一学就会,甚至不用学就会。这部分人人也要注意了,不改变工作态度的话,你们也是迟早要摔跟头的。

逯铭久点头说,文成补充的好啊。这些问题可以说是局机关的顽疾,总有那么一小部分人,老是想利用手中的那点儿权力搞歪门邪道,这也提醒我们,要两个拳头一起抓呀。太三,你还有补充的吗?

卓太三摇头说,没有了。

逯铭久又问其他人,两个主要副局都没补充的了,其他人自然也就不好再补充什么了。于是,逯铭久便大声宣布散会。

 

回到办公室,干事云雷早已替敬伟沏好了一杯浓茶。敬伟落座,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浮在水面上的茶丝,呡了口茶说,通知老肖、常明,马上到我办公室开会。云雷应了一声,抄起敬伟办公桌上的电话,分别给老肖、常明挂了个电话,不一时,老肖和常明便赶了过来。

敬伟亦清了清嗓音说,今天早班会,局长又着重提到了组织性和纪律性。关于这个问题,我也再三强调过了,至少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办公室表现的还都比较好,我就不再强调了。我要强调的是,不能说我不迟到不早退,不中途溜岗就算合格了,我们还要努力地提高自身的素质和业务能力。尤其是某些手中有点儿权力的人,总是不自觉地把手伸到不该伸的地方去。我再次郑告你们,局长可是明确表过态的,谁出了事,谁自己承担,不要指望局里会出面保你。所以,我也希望你们要严格地要求自己,别到时候给自己找麻烦。

正讲着起劲儿,手包中的手机鸣叫了起来,取出手机手机一看来电,却是老同学申鹏飞打了的。申鹏飞来电,竟是邀敬伟中午到帕弗尔喝酒的。敬伟笑了,说,我说哥们,你有诚心请客吗?不知道我们中午不让喝酒啊?申鹏飞说,你别不要脸,我才懒得请你呢。我是请廖贵清。敬伟说,廖贵清,他不是在广州吗?什么时候回来的?申鹏飞说,他回来都半个月了。敬伟说,回来半个月也不说和哥们们联系联系,中午喝酒,你替我多罚他几杯,晚上我接着请。申鹏飞说,请你个头,他下午的飞机,我要不是碰巧遇到他,还不知道他回来呢。他就在我身边,你跟他说吧。

那边就传来廖贵清的声音,老同学,中午能出来一块儿坐坐吗?敬伟说,老同学,中午坐坐到行,只是现在单位抓的太严,不能喝酒啊。廖贵清说,少喝点儿没事儿吧?敬伟说,喝一点儿也不行。老同学,不是我挑理,你说你回来这么长时间,咋就不跟同学们联系呢?廖贵清说,不是不联系,我回来就一大堆的事儿,这还没忙完呢,哪有时间联系啊。老同学,你现在能出来吗?能出来的话,咱哥仨找个茶馆,喝杯茶,聊聊天儿,如果出不来,那就说定了,中午帕弗尔见。敬伟就有些迟疑,有心答应,这不是明摆着在同事们面前公然打自己的脸吗,有心不答应,又怕老同学挑理,更怕不得不喝酒。

正自迟疑,云雷凑过来说,主任,这儿有我们盯着,你就放心吧。敬伟按住手机声音入口说,胡说,今天早班会,局长还强调要加强组织性纪律性呢,我这么能带头违反哪?云雷说,你不是有特殊情况吗。再说,你老同学下午就要坐飞机回去,你就不怕老同学挑理?敬伟说,那局长那面我怎么说?云雷说,就说XX县分局有事呗。敬伟笑了,说,这次情况特殊,但是,下不为例。这才放开声音入口说,难得老同学回来一回,我就是不能出来也得出来呀。你们现在在哪?我马上就过去。

敬伟一走,自然也就散会了。

本来三人的办公室就在隔壁,只因老肖是车队队长,手下管着十几号司机,司机们又都是临时工,个人素质难免参差不齐,尽管局里已经在车队旁边设了休息室,可不知为何,总是有些司机喜欢往队长的办公室跑,来到办公室就大呼小叫的,对内对外都造成了不良影响,于是,敬伟便毅然地把老肖的办公室迁到了司机的休息室。于是乎,隔壁的办公室就只有常明和云雷两人了。

回到办公室,常明刚打开电脑,云雷便笑着凑过来说,常哥,你没别的事儿吧。常明就明白了,心知云雷准是又想趁领导不在家,出去办私事儿。

云雷在办公室主抓食堂,外出办私事儿也较他人方便。

常明说,我没事儿。

云雷说,你要没事儿,我去趟市场。

常明说,你去吧,不用急着回来,这儿有我盯着呢。

云雷心领神会,说了几声多谢常哥,便喜滋滋地去了。

这也正是常明的过人之处。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又随意浏览了一回网页,不觉时间已接近九点半,便急忙取出手机,打开益盟操盘手,开始关注股市。本来以前都是在电脑上关注和操作的,不但在电脑上关注和操作股票,也在电脑上私聊、斗地主,可是这几年不行了,单位也越抓越严,逼的他只好改用手机了。即便改用手机,也不敢明目张胆了。昨天股市收盘前,常明看好了一只潜力股票,就感觉今天可能会涨停,便买了一千股,您好真别说,打开益盟操盘手一看,居然竟是以涨停板开盘。如此重大利好,心情想不舒畅都不行。当即进入个人股票账户,稍作犹豫,便挂了卖单。又斗了会儿地主,等再次回到个人股票账户时,股票已然顺利获利成交。心情越发舒畅,不由顿感手痒,于是便想到了老肖。

老肖和常明是多年的牌友,尤其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心有灵犀。果然,常明这边还没等说话,老肖那边就问,是不是手痒了?想摸几把?常明说,你猜对了,就是这个意思。老肖说,行啊,你说去哪玩吧?常明说,现在不行,我是说下午。老肖说,下午你打这么早电话干啥?那就还找老毛,在我车库玩呗。常明笑了,说,要问我爱你有多深,月亮代表我的心。欧了。

收了线,常明心中便长了草,就感觉时间过的特别慢。直到将近午休时分,云雷才赶回来,进门就问,常哥,没事儿吧?常明笑说,有我在这儿盯着,能有啥事儿?顿了顿又反问云雷,你下午有事儿吗?云雷说,我下午没事儿。你有事儿只管去忙,下午我盯着。常明也不隐瞒,笑说,我下午啥事儿也没有,就是手痒了,想找老肖、老毛玩两把。云雷也笑了,说,你就放心玩去吧,这儿有我盯着,保管啥事儿没有。

正说着话,常明的手机就响了,不用看来电也知道,电话肯定老肖打来的。老肖是邀常明一块去食堂吃饭的。局机关食堂,每餐四菜一汤,两荤两素,每人每餐才交一元钱,不够部分,由局财政给与补助。常明来到食堂,老肖早已打好两份的饭菜。吃完了饭,便直接去了车库。也就半杯热茶的功夫,就听到外面有人敲门,不用问就知道是老毛打开门,就见老毛穿着白色厨师服,啃着一块馒头走进来。原来老毛是食堂的厨师,没事儿也喜欢玩斗地主。这不,有人相邀,竟连饭也顾不上吃,一边炒菜,一边胡乱吃了一口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常明就打趣他说,老毛,不用这么急着来送钱吧?老毛嘴里嚼着馒头,口头上却仍旧不肯服输,说,你先别吹牛,一会儿还不定谁输呢?

不想还真就叫老毛给说着了。常明自己感觉今天的手气应该不错,可真玩起牌来就全然不是那回事儿了。抓起牌来,尽是一把电话号码不说,还都几乎前后不搭话。几乎从坐在那里就没怎么叫过牌。又连着换了几副扑克,手气也没有起色。正自我晦气,就听外面传了一阵警笛声。老毛赶紧把赢的钱塞进口袋说,不会是奔咱们来的吧?常明说,应该不会吧。老肖说,按说是不会,可也别大意了。还是哪天再玩吧。常明手气背,料想再难转好,也就借坡下驴说,听声音警车好像就在咱局,还是等警车走了出去。

警车似乎真的停到了局里,三人亦不由心中砰砰直跳,屏息静听了一回,直到听到警车离去,三人才走出车库。

走进局机关大楼,常明突然感到空气有些许异样,同事们走廊相见,竟都不说话,而是都在用眼神来交流。常明不明所以,更不敢多问,悄然回到办公室,还没等问张嘴云雷,云雷早已神秘兮兮凑过来说,常哥,就在刚才咱们局长让检察院的人带走了。

                                                                                                                         发表于20171期《东江文学》

  评论这张
 
阅读(66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